还有什么比感受到另一个人还要震撼的呢!
不同的两个人,在不同的时候让我看到了他们的真实.那个时候我无言以对—
我又想到了东山在德国行记中碰到的那个所谓"怜俜一生"的陌生人,"不觉得不幸,也不觉得有幸". 陌生人只不过是个符号而已吧!
这是一种淡若水的悲伤,看到别人,会有悲伤,胜于自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