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拐角扫眼看到了zhuzhu, 小小的身影,我突然有点惊喜.
"你做什么? 我刚下课, 去还本书—–"
"去学校!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我的画室, 明天?"
"有课!" 我邹邹眉.
"待会呢! 有事?"——
 
zhuzhu的画室,就是9月我和Daren在阳光下曾等n’hao 的地方. 他们都是学艺术的.推开她画室大约2米高的门, 我看到是一个洁白的世界.不同的角落,墙壁上悬挂着她的作品. 灰黑色, 小副. 像是没有完成的作品, 却别有味道. 水域上戏水的鸭子,一团黑,生动而有意境;那个被她拆分为4副的一个景象. 趴着的狗——
悬挂的小镜子能看到的不同角度: 她和我. 空间—–似乎是她在这里的梦. 她指着大窗子,窗台,暖管,地上的一副画,画前的一个木盒子, 告诉我这是她想要延伸的空间.
 
那一刻, 我透过我看到zhuzhu,似乎隐约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人. 这个成天胡说八道, 放任,随意的女子, 有一颗不一样的心. 瞬间我有些颤抖, 好像被她吸引了.
 
我说:喜欢你的画, 在柔和下有–力量?(她补充到), 嗯 不是 是悲伤! 就像你说的看得很淡的那种超脱. 我又想到了东山,他对财富,名誉,爱情的超然. 也想到了几年前晨的长辈说的"女人是湖水".
那刻zhuzhu真的很像湖水.没有人能了解到她境面下的波澜.
她笑说: "你还是小女孩,不是女人!" 我说:"我知道啊! 我不想做女人"^_^.呵呵 我想到的就是有变老吧!
 
zhuzhu看到我食物的照片, 想要做个小小的design. 把我的照片画成画——期待!
 
很想让zhuzhu看我过去拍的照片. 我感觉我们有一种相通的东西. 而她的眼睛像是一眼就能看穿我, 在路上我不经打个冷惊. 
 
今天零下3度, 格外的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