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 结束完一部剧可怕的电影,向大家道别后,骑车回到温暖的小屋. 至于电影的名字就此不提,免得伤害导演的情感, 哎! 特技级差, 表演做作(还有那谁,简直无语–), 假装玄机, 结果一无是处,忍无可忍! 难得还会如此贬低一部电影的机会.
 
隔壁的德国寡言帅男在1点20的时候, 还放着70年代的爵士,声音震耳 呵呵 难道凌晨有听爵士的氛围! 我是困得死去. 他近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上厕所还哼小曲.    
 
总之忙碌的一周又将过去, 今天的聚餐迎来了周末,又送走了周末,郁闷! 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而围坐在桌边说着别人的八卦,有时也是使坏的小乐趣^_^! 忏悔一下!  
 
say good bye to 20, Jan, 200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