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到小屋子了,食上了晚饭.人是被饿死和累死的!!  
      早上在风雨中用了两倍的时间,痛苦的骑到学校.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粗俗的咒骂G村的天气! 呵呵 一路狂骂, 又默默乞求原谅. 三个小时的RSD笔力折磨, 感觉还好, 只听老板发落.小插曲—人性化服务: 中途提供咖啡和荷式风味的小饼干(我喜欢的那种), 在答题时间爆紧中, 我还是解决了它们,只不过就是嘴蠕动了几下, 不知道在干什么^_^! 之后冲去ACLO参加最后一次squash. 这世道体力不好没法生存. 我居然在和荷兰女孩的小比赛中,感到头晕. 恐怖! 竟会发生这种不运动的人才会有的反应. 看来——.晚上在center还有DJ的生日聚会, 累!! 体力不支.
     下周的日子一定会更有趣: 我还不知道有没可能在下课的瞬间,冲出自然科学院,穿过马路,到wsn去上没时间间隔的下堂课. 之间居然还安排一个讨论,疯了!! 呵呵 周二周三还可以参加showdance和Funky-step.这世道体力不好没法生存!
     不过哩,将要开始的课我很期待,一定很有趣. 学习 学习!!
     哎 什么时候能有时间去趟Belgium和Luxembourg, 我小小的期待. 不过我的ID 呢? 在哪?可怕的荷兰移民局.
     话说回来,昨晚去那家叫Cafe Peter Pan的小酒吧,听Fei在Hanze学音乐的朋友的jazz show. 呵呵 他们班同学有半数去捧场吧! 不过感觉很好! 能现场听Jazz,而且是在酒吧里. 萨克斯,钢琴,小号,吉他,鼓, 这几样乐器足以表现忧郁,迷人的jazz节奏. 低沉,美丽的女声是最后的亮点.
     这样的溶到生活中的酒吧文化,我喜欢! 要杯2euro的啤酒, 就可以厚脸撑一个晚上, 听听音乐, 让大脑停滞休息. 就是那样, 盯着酒柜上各式的酒瓶, 看着酒保压啤酒, 耳边飘着音乐, 时不时和朋友随意聊聊——.没有任何放纵,而是谨慎的,小心的感受放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