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朋友

如果可以,把风沙称为我的恋人也无妨。黄色即非红的激情,却也荒凉可爱;沙砾虽无柔情可言,不也能随意贴近我的肌肤吗?何尝不是一种方式。它始终不在乎我。那么多寂寞在诚心的等待它,我不过一份子,它又何以能忠心于我!低头做悲伤之态,不免又暗自喜悦――说不定它能怜悯我的爱情,而放慢脚步。多谢这多情,我才有风沙的朋友。

 

对话之一

遇到了西风的我就像失水的叶片一样――这是我和西风的对话。

哪儿的西风?不是飒飒的北风吗?就像在这儿不能幸存的西风,不过是不合时宜的家伙。真可怜啊!以为怀藏着舒服的湿润,可那幻想已破灭。这是我和西风的对话,是我对他淡淡的怜悯。

 

(大一对BJ 风沙的杂文,  杂句才对!-l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