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7个小时的火车,只为了2个小时不到的presentation和asking time,最后再和牛人合影。实际上,我只想给superbus的模型拍照,结果大家都和牛人站到一起,有所期待---。牛人就是牛人,气质果真不同一般^_^。
      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的 Aerospace Engineering 的教学楼超级酷。一进门,左边是火箭引擎之一,右边是n多飞机模型,再有就是赛车,螺旋桨---可不是什么绣花型的,加上巨现代的设计,一看就觉得cool (无词形容,中英重复使用)。
      牛人的小秘展示了superbus的设计理念。这是一个乐观的,想要聚集尽可能多的高科技于一体的创新。而牛人实际上是位科学家加上荷兰第一宇航员之双重称谓。他说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流行飞行梦,人们想一切交通和air都有联系。带着这个梦,想要把它用到superbus的设计上,结果这个bus也有了so cool的模型,像在公路上驰骋的航空交通工具。
      暂抛开实际的问题(费用, 环境影响 等等),我突然觉得设计,要的就是这样不受约束的大胆,带着梦想和自信。虽然问到耗能,材质,蓄电池,使用寿命之类问题上,他们无法作答,在小秘展示动态模型时,他有的却是工程师的,源于对专业知识的自信。现在虽不能涉及所有的问题,但我记得他说:人的能力就在于不断的做得更好。
     牛人自豪的用他的电脑展示superbus的动态三维图时,我看到的是从他身上撒发的设计者和科学者的创新魅力。他用带着美式口音(据说在美国宇航局之类做过研究)的英语侃侃而谈的时候,有的是一份额外的沉稳和内敛,却又不失活力。
      老实说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肤浅,然而在短短几分钟内,我觉得研究者就该具备这样的品质。永远不可以失去梦想,那是任何新技术的灵感源泉。
      不过从我们今天出行的角度,我个人觉得它还是个“Dream”。希望我错了!
 
      10个小时从Groningen到Utrecht,到Rotterdam,到telft,到Den haag,回Utrecht,最后groningen。饥寒交迫!在火车上,Bram逼迫我发那个R(震动小舌头)的音,找一堆含r的荷兰语单词让我跟着他念(汗!)。我努力尝试,他们就爆笑,真是可爱!然后他造了“农女”这个中文词汇,哎 无语—。呵呵 我还真是不可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