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David Norton还是想创造一个男性的世界,在此之上才构建Fight Club的哲理。黑色很man的基调,生活在这里显得紧张和压抑,有的时候更多的是边缘的调侃和冷漠。开始的时候杰克絮叨讲述自己的生活,有些许的不满和反抗,他在寻找释放的方式:像个病态的可怜虫在病友团里获得安慰。直到遇到泰勒,那个有压力和魄力的自由男子。他的言语睿智而挑衅,更为重要的是他身上那种放荡不羁的东西给了杰克真正的释放。寻常的,规矩的生活算什么,那里有的只是受压抑的人格,不如在酒吧黑暗地窖里来一场搏斗来的真实和直接。血肉横飞,裹着嘈杂和汗水,还需要思考那些让人失去的兴趣的路上生活吗?这里有的更为简单。即使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暴力,就像一群会员在胖子被射杀后,用着冷漠一致的口号,重复着他被遗忘的名字,一遍又一遍。那是人散失理智的疯狂?,我想更是一种统一的简单。然而杰克在矛盾中挣扎,作祟的反秩序vs控制的道德。想要体验放纵和宣泄,却不能忘却表面的自己这才是痛苦的根源。《海峡之光》里写到,监狱警员曾经一度羡慕犯人的行为:在他们的反社会的行为中,有某种自己力不能及的强力境界。那种感觉像是在平凡社会中遗失的真我。有的状态只不过是一线之别,它们间又有多少的区别呢?

       Fight Club精彩的地方还在于杰克四处奔走寻找泰勒,想要他停止黑暗的暴力计划,却最终发现其实他们本是一个人。他是受到了自己的迷惑呢,还是那些在他脑里固有的规范的迷惑呢? 身体里存在的躁动因子,创造了泰勒;遵循常规的标准,分离了泰勒。即使最终开枪射向自己,试图要停止疯狂的行为。而落地窗外爆炸的高楼,充满了毁灭的壮观。那个泰勒真的死了吗?我喜欢导演在此的睿智和暗示。本身在情节上塑造两个人,又结合两个人,是他出彩的地方。用优雅的暴力吸引观众,又不乏谨慎的思辨。电影的对白很不错,杰克带有黑幽默的口气,泰勒煽动的言语85年在Room with a View 中演那个带着梦的美丽女孩lucyHelena Bonham Carter 在这里的角色我也很喜欢。大概对她的定格到Fight Club 男性世界中的玛莲,有点诧异吧!笑!曾因为那部片子,我一直想要去佛罗伦萨,当然现在也没有改变。

    推荐看此部99年产的电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