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 闯过狭长的街道, 塔楼在前方不远处. 那份寂静, 让人产生一种融入的幻觉. 女人高跟鞋"嗒嗒"的声音在回荡. 像是漆黑夜晚, 进入了幽僻的小巷. 海鸟在收市后的广场上空飞翔, 整个—披上了墨蓝的沉寂.
       一个人, 保持沉默, 眼睛却不休息. 心里涌动的是片刻的陶醉.
       长长的冬天,被山丘上地毯般的春蕾打破.绛紫色, 梅红, 黄色, 一簇簇,一团团, 小心的开在树根四围. 暮色迟迟不至. 鸟—婉转的鸣声萦绕耳旁. 有一分额外的感动,为的是这久违的妙美, 为的是这含蓄的勃勃生机.
       变成狗, 耷着耳朵, 在草地上奔跑, 任凭耳朵滑过小花和青草, 听听它们的歌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