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往haren路上,我享受着片刻的静谧,闭门修炼,竟然为这短短的路程而充满期待。
      令人惊异的是我竟遇到了ton和他的妻子。而那是他和我同时招呼时,我才认出的。他脱去了往日常见的西服,穿的是红色户外大衣。和以前一样,眼睛里有着那熟悉的神采。我愣了愣,瞬间有种涌出的喜悦:他回来了!是的他回来了。我不能表述那刻我和他简单招呼下,不能抑止的激动。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他回来了。
      我没有刹车停下,太快!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和他们擦身而过。他终于回来了,很好的回来了。可以和妻子在林阴道下散步,没有想象的虚弱。
      他太年长了,太有魅力了,不免让人为他担心。过去的几个星期,他挺过来了。我突然觉得,他有了不一样的经历,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多了份说不出的凝练。
      也许下周,在走廊上见到他的时候,我的招呼就不仅仅是“hi”!
 
to hi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