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喉咙疼,头疼,流鼻涕,咳嗽。自以为超级健康的我,终于在极度不规律的生活后,遭到了报应。旅行计划不变。在只有4个小时的睡眠后,和doreen在清晨5点半步行匆匆赶到火车站。本想一切顺利只待上车补觉。然而…… 和朋友借来的火车打折卡只能9点后使用,而我们这么早为的就是能赶到2百多公里外的Alkmaar看本年度首次的奶酪交易市场。却被检票员在haren无情的赶下车,此刻540。讨厌荷兰的天气之一:即使4月,一样大风一样的冷,在那个小站,我们铁心等到9点后乘坐第一趟车。可是那个我梦寐的市场在12点就结束,心绞痛!唉,为它到这一天,结果还要错过?蜷在站台的小候车间里,熬过了1个小时,凑近暖气,为的一点点可怜的睡眠。日出的时刻真的很妙曼,温和的阳光朦朦沐浴着树林,静谧而祥和,在异国这样的一个小站台上,也许有着别样的经历吧!

    我们还是要抓住那个市场,否则会落下心病。又把pin卡塞到自动售票机里,选上haren to alkmaarsingle 2classno discount2 tickets,我们满意的笑了。挣扎因为票价,还有麻烦的退票程序,可是奶酪市场在召唤我们,怎能拒绝。

    事情大概没有那么好吧!本想一觉醒来就到Amsterdam,换上去往Alkmmar的车就好,结果醒来时,却到了Utracht。明显做过了,郁闷!祈祷不要被查票中途赶下,又跳上回程的车……。

 

Alkmaar札记

Cheese的冲击:

    这是个相当可爱的城市,简单而明亮。我想荷兰的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呢。周五的Alkmaar有种不一样的味道吧。奶酪的味道?!在waag的盛大交易早已开始。圆饼状的大奶酪堆在广场上等待过磅。那个情形,圆了我中学年代在综艺节目看到的风俗。留着胡须的魁梧农夫穿着特别的服装,由两人挑着硕重的几饼奶酪,从过磅房将奶酪运到火车上。也许现在带着几分表演的情形,可是对于这个奶酪国,给奶酪这样的厚待又有何不妥!穿着白褂品质鉴定师围在一起,讨论奶酪的品质。我想起上个世纪初,有着穿燕尾服,带着绅士帽的优雅鉴定师的照片。遗留和传成本身就是一种魅力。

    和牛打上交道的国家,多少有些田园气质吧!肥嘟嘟的,形状可爱的各式奶酪总能最大程度的吸引我的眼球。当它们被堆在集市的各个角落,竭尽力量用形味来攻击你的时候,承受力到了极限。那个味道!我不想多说,美得不行。入口即化,软硬适度,淡淡的奶的香……。有什么理由不爱奶酪!

    渔村感觉的Alkmaar有着上好的Haringdoreen受不了诱惑,可怜的我因为病不得不忌口。时鲜的Haring加上洋葱和酸黄瓜片,绝对尤物。

    瞬间就能爱上这个可爱的“城市”,我更喜欢称它为小镇。

Zaanse Schans

    这个被称为风车村的Zaanse Schan处在美丽的河道边。小型的牧场、古老的风车荷兰传统的木质结构房是这里的映象。即使现在的它或多或少有些为光观者存在的意义,但当你沿着那座快有400年历史,至今还在工作的风车内部的狭窄小楼层层攀爬的时候,感受全然不同。那座叫De Bleeke Dood 建于1656用于磨面粉的风车,现在还在努力的运转。风车转动的时候,那些木质的零件一起歌唱,迎接面粉的降临。联动装置滚轴……似乎代表着一个梦想机械的时代。接着进村之后的四座风车分别用于碾制芥末,加工木材,造涂料,磨碎果实或榨油。它们具有的传统农业意义,让人倍感亲切。

夜宿Alkmaar

      找到房东老太太的家庭旅馆纯属偶然。在奶酪博物馆后的VVV看着全荷兰文的信息手册,商讨我们的选择。明显那些地址都在市区地图外,不管。从上到下,电话。回答没有床位。好,那就从下往上联系。电话那边感觉是个中年女士的声音,我问有床吗,嗯,她回答。

    从Zaanse Schan回来,又再次拨通了她的电话。实际上在我们待在风车村的时候,那位女士就已经回电说怎么找她的房子,可是 我对荷兰语地名不敏感,那些标志物,左拐右拐太多,头都晕了。这次还是不明白,跳上公车,直接将手机给司机。呵呵 现代工具果真方便。Alkmaar确实是美丽的城市,蜿蜒的河道,苇草,树林。

    房东是个腿脚不便的老太太,可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很亲切。穿过社区的小花园和儿童游戏场,我们的家庭旅馆到了。这是我的第一次。二楼的我们小房间相当的温馨,有着宽大的床和松软的棉被。和老太太待在她明亮宽敞的客厅才是最大的幸事。有着荷兰特有的硕大玻璃窗,接受至多的阳光,外面是她小巧的花园,此外是小小的河道。在那里享用食物,看看书,或者听听音乐绝对是至美享受。

    房东老太太似乎是一个人的样子。我们坐在她松软的沙发上和她海聊,我喝着风热感冒冲剂;doreen喝着肉桂茶。她很健谈,而且很激进:讨厌霸权,讨厌狂热的宗教分子,讨厌战争,讨厌美国,喜欢和谐……。大概是她常常旅行的缘故,她似乎对不同的文化很感兴趣,这也是叫人愉快的原因哦!她的餐柜里存着n多的草本调料,惊叹!果真是在印度待了很久。我喜欢!

    清晨她在临近大玻璃窗边的餐桌上放上了面包,奶酪,火腿各式酱料。那种感觉真的无与伦比,阴天和刮风,都不能影响我们那刻美好的心情。老太太坐在旁边的藤椅上,说着她食素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觉得自己可以为世界食物紧缺尽力……。我知道那刻,简单才是一种真正的美!她和我说自己看到一个小研究,不同人种的抛开肤色发色,面部器官只有一点点的不同。我们有一样的情感,不同的只是文化吧!

    那个晚上睡得相当的舒服哦!告别她屋子的时候,我们在祈祷能顺利看到郁金香。

 

路过Haarlem

    这个城市也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吧!绝对不是我们清晨到达,下雨阴冷的感受。可是我有点庆幸头晚是在alkmaar度过的……。

 

Keukenhof

    我知道车窗外的景色很美,小别墅,林阴大道,花田。可是谁知道下那么大的雨,车内雾气一片,更没了心思。那个叫burr的美国老头坐在我们斜对面。又是一个多话的老伯伯。不过他有一把自己很骄傲的从德国买的黑色雨伞!关键他很慷慨的为我们遮雨。可他真的很可爱!一个狂爱拍照,购物的美国人。呵呵,这和头晚老太太眼中的美国人不谋而合。

       Keukenhof这个曾经是贵族的所有地。现在成了绝美的花园。到达的时候是大雨,而且很多户外的郁金香还没有花苞,想象它在明媚日子下盛开的样子,心里一阵绞痛。可是,这里是荷兰,天气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在温室里酝酿我的百花集锦时,阳光就挑人的穿过玻璃顶射了近来。

      “gorgeous” 就是Keukenhof

 

Leiden小游

    别在周日出门!否则真的会错过很多。

    这里,沿着河道都是星期六巨大的市场。我对市场有偏执。那里总有一个城市最本土的东西,一种不会随时间轻易改变的东西。挤到人群中,兴奋的看着贩卖的各种东西,享受氛围带来的好心情。

       Leiden是个有活力的城市,却也是个很典雅的城市。爬上市中央的堡垒,看看这个城市的布局。那份为之古老的感叹悠然而生。

    傍晚时分坐在大学植物园古树下的长椅上,看着反光的粼粼水道,用肌肤贴近阳光,时间就在那刻停止。

    一天为什么不是48个小时呢,或者更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