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旅行的人决无快乐—罗希塔!如是我闻,活在人的社会当中,再善良的人也会沉沦,那么—流浪去吧!流浪者的双足宛如鲜花,他的灵魂成长,终得正果;浪迹天涯得疲惫洗去他的罪恶,那么—流浪去吧!他的福份和他一起作息,一起站立,睡眠,如影随形地和他一起移动。那么流浪去吧!大神梵天晓论一个叫罗希塔地青年。—"   [婆罗门书]
 
       似乎一周没有在此贴字。粘上我最爱的一段话。
       那个时候,恐怕是因为这段话才毫不犹豫的买下《流浪者之歌》。旅行盖上流浪的含义难免凄凉,可是生活的本质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不停歇的脚步,并不总是带着欢愉的激情;毋宁在很多的时候是一种不能逃脱的宿命。奔走和流浪,才能安抚自己那颗狂躁和孤寂的心。逃避一成不变的绝望;忘却不能恒久的悲伤—
      忽然记起Schumann在他的歌曲集中也曾描述过这样一个孤独的流浪青年—. 还需要什么激昂的抗争吗?它已失去了意义。缄默的行程就像无词的浪漫曲,柔和而高傲,轻狂而悲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