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书到午夜,突然抽风似的想听这首歌--《夏夜晚风》说不上来,它有点忧伤又美丽:带着少年逝去的哀愁,轻轻低喃——
 

                                                           夏夜晚風
                                                     作詞/作曲:伍佰

                                         夏夜裡的晚風 吹拂著妳在我懷中
                                         妳的秀髮蓬鬆 纏繞著我隨風飄動
                                         月亮掛在星空 牽絆著妳訴情衷

                                         有妳味道的風 就是我還在等待的愛

                                         一個夏夜晚風的愛
                                         一顆寂寞的心的愛
                                         一個還在等待的愛

 

(接下來是伍佰可愛的O.S)

…………………………………….

昨天和弟弟妹妹們去內灣,雨天裡找油桐花。已忘記是哪一個季節裡曾在北二高的沿途看見滿山谷的白色油桐花,深覺美麗異常,希望弟弟妹妹到了遙遠他鄉也可以記得台灣山林裡這景色。

山裡下著細雨,是導演們很喜歡的場景,我也喜歡。像悲傷比快樂容易做題材一樣,雨,總比晴天還多了些故事。

經過內灣鎮上轉角一間舊舊的旅店,那旅店舊到略顯殘破的地步,也可能關門不知多久了。從外頭只能瞥見簡易圍著鐵欄杆的陽台,就陽台一景而已,讓我想起1997年的暑假,畢業旅行去澎湖的暑假。這個欄杆跟七美島上的旅館欄杆還真像,回憶就是這麼翻轉的,瞬間我在腦海中回到那個躁熱夏夜。

我們在島上騎車吹風,一隻ㄧ隻青春的小鬼,或坐或靠擠在旅社二樓的欄杆前面。那間小旅館在碼頭不遠處,床單是花的,窗簾也是桃紅橘紅鮮豔大花,陽台站出去就看見海。

是誰先開始唱呀,還是誰帶了口琴?反正那首歌誰都會唱,「夏夜晚風」,那個年紀還沒有人遠行過,沒有誰結了婚有了小孩或是失業,聲音中的滄桑大概是裝出來的……甚至滄桑都沾不上,至多是害怕,畢業旅行喔,連畢業展都還沒做咧。合唱著的歌聲走了調,可裝也要裝出好聽得要死的氣氛,我們自己告訴著自己對就是這樣,剛洗完了澡,妳穿著背心,我穿短褲拖鞋,花王的香味混著海風,夏夜晚風就是這樣的味道。

那時喝酒並且酩酊大醉還需要些儀式和理由,昏沉中A忙著解釋BC忙著告白,D忙著嘔吐,E忙著憂鬱發呆,F在夏夜晚風裡愛上E……我在擔憂著,我不要太快忘記。

沒有忘記,可還是會不太想得起來,尤其這麼多年。

這破舊的小陽台是鑰匙,旅館前沒有人影,星期三下午山村裡的雨天,距離七美很遠,距離我的青春也有好幾個年頭。鑰匙給記憶開了鎖,緩慢給自己說了那個夏天的故事。突然,海浪聲音就靠近了,那件襯衫上面花王的味道也漸漸清晰了,大家一起唱的夏夜晚風就算是走音了也還是最好聽的。

…………………………………………………..
不知道怎麼搞的 最近老是做這個夢
可能是我癡情 或者是我太笨
總之 夢很美 妳也很美
只是 我還在等

                                            燈火閃著餘波 隨著妳的呼吸移動
                                            妳說妳想入夢 我的臂窩有妳的夢
                                            將妳輕輕捧起 讓妳在我耳邊細語
                                            夏夜的風有妳 

                                            就是我還在等待的愛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