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许多年前看的那本叫《五月花》的自传体小说。五月该是怎样的季节!
     上学路上两旁开满的应该是海棠吧!五月才是这里暖春的开始,用落樱缤纷形容这春天的真正到来,我想是适宜的。本该沉溺在曼妙四月的春天,在这里整整迟了一个月。像是一种幻觉,颠覆了我对季节的概念。看看老妈远寄来的小日历,再有三天,就是节气“立夏”——却因这姗姗来迟的春天,平添了一种莫名的滋味。
     有的时候不知道是那股萌动的底气让双眼柔和,还是那变换的季节触动了神经末梢。我喜欢谈论天气和季节——它似乎象征着心里的一种最纤细的感知和追求。随它,体验最有生命力的变化;随它,目睹最为美丽的瞬间。
      不知,徜徉时,风起,轻卷散落花瓣,那刻,是沉醉。闭上双眼,是给它们最为虔诚的行礼。还有一阵馨香萦绕—— 想起几年前就是五月初,看到缠绕故柏的紫藤,开满了轻柔淡紫的花串。它有它的轨迹和生命,并不骄傲,不过平淡朴实,却美丽至极。那是一种不能抹煞的,我们彼此间交流的情感。多久了!
      我长久疑惑的也是那条隐匿的轨迹。抛开现世的种种,想要找到根源的轨迹,那才是我能平和的源。自己活得,有的时候,像盲人,也没有触觉。一个人就着么待着,突然间会想到自己该是什么样的人,有些许寂寥。云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