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累的sailing weekend!
      早上起得狂早(8点),食下一堆吐司兼自备午餐后-就直奔河道准备sailing,在风浪中飘荡数个小时,晕乎乎的下船等待晚饭(面包和土豆泥—),还要到酒吧乐到2点——。第一个晚上因为没有被子被冻醒数次,而到第二个晚上,累到更本没有只觉。每每到下午时分,坐在刺激的sailing小船上,我都频频打盹 。回来的大巴上睡得已经不省人事
      可是真的很享受!
      Friesland’s sneek是美丽的sailing city。它的水域广阔紧邻北海,风成了它最优势的sailing元素。高高的桅杆撑起两面白帆,适时的控制船的走向,改变小帆的方向,顺间就能感受速度和力量,无论迎风还是顺风。船头激浪,船身擦水而过都是sailing的刺激之处。我有试过那瞬间:当小帆向一侧截住风时,需要向反向拉住控制方向的手柄,那种力量几乎要把人从船里甩出去,也是唯一能保证船不被风掀翻的人力。后来的那个instructor男生和我说要是你控制一天,手臂肌肉会—。我绝对相信,除非你想落水。我觉得难判断的就是,在水面上感不到风从哪个方向来的,我一直坚信荷兰的风是从四面吹的,每次想要靠转动方向来接风-失败!结果最后那个男生告诉我主帆上面有面定风小旗—郁闷,这是在下船之后—。不过呢,他们很多是在sailing school学了n久的老手,我也就平衡了。
      用滑轮支起桅杆,升起帆的那刻,非常的帅气,有一种像水手的骄傲。我想这是除了它作为刺激运动外的一大魅力。ship,motor有的时候象征的就是力量和男性吧!在风浪上飘荡的时候,看着怀旧木船上掌舵的老头儿,有点点飒爽的英姿,和享受阳光的妈妈孩子们孑然不同。
      阳光有时从摇曳的帆布下撒到脸上,左右摇摆的船,有点坐在摇篮的感觉,催眠^_^!
      清晨和傍晚时分围坐在屋外木桌旁享受阳光,嗅着青草的味道,话都懒得说,还要说什么,闭嘴都已经爽死了!
      昨晚步行半小时到sneek市中心那间叫alcatrz(附标-you can’y escape)的酒吧。我真的塞不下啤酒,不然啤酒肚的人生就不远了。累得不行,那种节奏的音乐也都能变成催眠曲。最后还是去胡乱扭了几下,发现了一副“beer, sex or drugs”的有趣海报—–
      我在想:白天在小院里喝着啤酒晒太阳的荷兰人,和胡同口拿着团蒲扇,啃着西瓜,喝着冰镇啤酒的臂膀老头儿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他们有时会躺在1万欧的私船上,在自己的地盘上晒太阳!到哪里-人有什么不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