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那里听着henk讲着环评的最佳选择时,古怪的想起《惊梦》的折子: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倦,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这韶光贱!是花都放了,那牡丹还早”
       想起了那时候简单,纯洁的情感。自己却将它遗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