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记不住街角那家比利时酒馆的名字。
      推门而进的瞬间,感觉就是浓浓的怀旧气氛:老式的吧台,高脚的木质椅子,上个世纪50年代的海报,典型的挂钟-时间停止在5—,比利时皇室成员的像框—。
      让我一直惊异的却是比利时有那么多种类的啤酒,倒不是使用原料有什么大不同,而是对啤酒的创新。那真的是啤酒吗?在喝下临桌女孩的一口Kriek后,难以置信。它的色泽透过摇曳的烛光,是那么透彻晶莹,像红宝石一般凝练。真的是啤酒吗?加了生樱桃果实酿造的啤酒,喝起来鲜而爽口,微微的青涩中回着水果特有的甘甜。
      我要的是那种叫leffer blonde的那种,和一般的啤酒色泽无疑,尝起来很软—
      叫Faro的那种,混了柠檬汁,就像啤酒中的cocktail。
      啤酒中的cocktial,我想是比利时啤酒的一大特色吧。还有那种变化的酿制技术(焙煎,发酵时间)。更有趣的是,似乎每种比利时啤酒都有属于自己的杯子,它们的形状变化多端。
      我想收集到它们的信息绝对是繁重的工作任务。
      
      想起大学最后一年去燕京啤酒厂参观:似乎没有学到什么污水处理的流程,而是生啤和熟啤的区分,还有开启酒瓶酒花的品质。很小的气泡从瓶底上溢,其大小,运动速度,量都是坚定的指标—。
      —-
     问an你一晚能喝多少,她说大概5-6杯!
     想起了毕业时大家聚会的情形。
     北京的夏天炎热难耐,一群大四的学生,忘了未来茫然的恐惧,想要抓住那瞬间的记忆—
     我都记不清喝了多少次,多少次语无伦次的在夜晚校园里徜徉。
     呵呵,写着比利时啤酒,不知怎地就伤感起来,大概也要归罪于此时听的曲子吧,还有wu的那篇随笔-“岁月飘香”美丽的字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