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这里,这个小小的城市里, 竟然在每个角落里都开遍了蒲公英.
     它单纯而轻柔, 却又那么脆弱, 转瞬即失. 纵使它去找寻新的归宿, 流浪和漂泊的路途, 漫长而孤寂.
     记得川端那篇<蒲公英>里,描述的那个魔幻少年. 太久了,我记不清楚其中的细节, 只剩下对他蒲公英特质的印象. 似乎是白化病的少年,有着和蒲公英一样松软的白发——. 他的空间是一股悲伤.
     偏僻小镇里的精神病院住着形色病人. 母亲和爱人在开遍蒲公英的河道往复探访入院的女孩. 傍晚可以听到一位年长病人, 浑厚而有力的敲钟声, 仿佛置身于庙宇——这是一篇没有完成的作品.
     可是它在每一部分都那么零碎,残缺, 这是一篇一开始就不会被完成的作品. 
     支离破碎的表述自己的状态, 是他想要做的吧!
     然而, 我, 却喜欢上了蒲公英.
 
 (周日haren的路上拍到的蒲公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