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能在白天越过25度了!我知道对这里的天气来说多么的不易—
      zhu的炒年糕还是举世无双, 还有新式做法的糖醋白菜–嗯啊!清淡爽口.我们俩回去不行就开个餐馆,好好筹划筹划^_^. cora那个有点英式风格的小花园像个草本天堂,我想她知道我对草本很感兴趣,所以哦!我们带着碗,到她的小秘园里采摘格式馨香植物,她老让我闻这个那个—我都喜欢.那种野生黑樱桃的叶子居然有怀念的芒果的味道.我指着葱花问她是什么,结果—昨天才食.她随手揪了一根让我嚼,无语! 在她的花园了,葱花是紫色的, 像个小绒球, 没识辨出来.
      夏天来了就是好,在小园子里喝着自己种的植物的汁水,食点小干果和水果饼干.不过话题稍稍严肃了点—owen自己在加拿大酿的啤酒很赞,他,中文极好,不过有浓浓台湾口音, 让我想起rene"国界"里的对白.
     ( 唉,有的时候我真的是很难静心学习的人!!忏悔!)
      cora拿了去年用收集的野黑樱桃弄的泡酒,这个名字土了点.其实就和家乡的泡酒一回事,不过我们用玉米酒,高梁酒放进昆虫或者其他果实.这里用白兰加果实,henk的特别加糖和蜂蜜. ^_^最后,他很可爱的在那里努力倒出果实要大家尝. 指甲壳那么大的小黑果实,在口里的感觉很cute, 和江浙一代梅子酒的梅子尝起来有点像. cora的小煤油灯在夜晚里摇摇曳曳, 还是想起夏天在外公家的小院子里,纳凉磕瓜子,侃大山的情形. 忘了谁说的还少了音乐!! 嗯 少了音乐! 抽雪茄的cora很美,啃饼干的henk很祥和,还有那个和她一起喝过啤酒的女士(忘了名-)很谦和, 狂笑的zhu还是和原来一样(或者稍有不同—),owen也很漂亮—.
      为什么喝过酒,先红的是眼睛周围,和熊猫差不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