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的新家很不错!有个看得见风景的美丽小阳台.
      大家都好奇之前他如此寡言,为何邀请我们—我也好奇!大概是寂寞云云—
      他有一堆收集的CD, 不错的木质柜子,工作台,书架—他的食物也不错(奥地利的pancake和德国的牛奶米饭,其实就是国内的牛奶米粥)—不过女孩们似乎不太满意^_^! 他真的是典型的德国人吧!
      不过不算愉快!怎么说,jana的种族偏见很强.我想之前和doreen提及过这个问题. 讨论难民为何在她所谓的欧洲国家流窜,为何不到亚洲,南美—.那种口气,相当自以为是,相当鄙视—为何十几岁的小孩子,带上几百欧,就被父母推出家门自谋出路.我不想说话—没有交流平台. 我老打叉问茶. 小孩子不出去看看,没有critical thinking, 我就指望欧洲完蛋了. 还有,虽然在这里碰到的黑人都有点那什么—,不过那种强烈的反感态度我觉得多半是源于"偏见"–黑色,穷地方来的—. 唉 楼里的黑人,行为确实让人接受不了.总是见到亚洲和欧洲女生就提及sax, 有的时候很不礼貌. 我也没法辩解了. 想起很久前看的一篇美国现代反种族偏见的小说, 里面的黑人妇女上公交车,责骂自己的小孩子怎么能坐到白人区.那是一种耕植在心里对自己位置的偏见. 有的时候源于外界的压力, 也更源于对自己的认识. 人就是那样!
       Kieslowski在white里想要表达的找到自己的位置, 不论在哪里! 我相信. 对"难民"也好, ,还是像对我这样在生活上流浪的人也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