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Henk,Rene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口试.终了,我可以说well done! rene问我紧不紧张.我说—I know a lot,  even it is not enough—是happy ending!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并不高兴. 也许是天气的缘故吧!哼 太好了 所以才—-
      出来很久,不想自己有累的感觉.我很害怕那样. 也许就是想方设法使自己快乐的原因吧, 太怯懦了.那种感觉.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概是未来2月将要流浪的缘故.虽说是自找的,可是瞬间心理有种吃不消的感觉.忍受是一种定力,也是一种折磨.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试图想要将之升华,才要显得自由和无所谓.
      方才和fei说现在的自己有点无知无畏的傻劲—-不知道是赞许还是自嘲. 有时候生活简单了,有种畅快的自由,可是它却显得不堪一击.
      隔着桌子看他们就像隔了一个世纪, 笑得疯野—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那是一种了解的幸运还是某种意义的痛苦. 我不知道. 因为那瞬间我无法伪装自己.
      真想躺着不动.不言语,不思考,也是一种解脱!
      我知道今天此刻的我并不happy!
      也许我还应该感谢,我至少有很不错的地方能睡觉,能上网,能和朋友聊聊.不至于如此寂寥.
      想我老妈了.想她能对我唠唠叨叨, 这样的时候都是一种安慰.
      想起那个早上.我真想自己一个人搞定所有的行礼.无非就来回多跑几趟.可是我还是害怕.不害怕自己流汗,害怕自己感到无助. 有了sandra和manda的出现, 是一种安慰—.
      我知道自己害怕和逃避什么.
      Henk(另一个)坐在院子里,听着他说自己不久前腰疼的快死掉的经历. 他那么年迈, 要去忍受那种疼到眼泪哗哗流的身体痛苦. 现在他那么释然, 祥和. 我说不出来—那种脆弱像是生命的本质, 没人难逃.然而坚强更像是悲鸣的祭台. 我无法承受.
      新的一天又要来了. 总要学会迎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