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定散聚,爱或者唏嘘,仿佛都已默许。能共对于这一刻,却像流星般闪过,你是谁?我是谁?也是泪……”
      碧华的小说多是这样怀旧感伤的调调。多的时候是悲情和凄情. 她有的时候像是在旧提过时的激情,在伤感失去的年代,带着一种嫉俗和嘲讽. 从”秦俑”到”青蛇”再到”霸王别姬”, 从”胭脂扣”到”饺子”. 一段典故, 一段离奇, 一段诡异—— 想到很久前看青蛇到窒息的感觉. 她的女人总是灼热的劣势者. 她的世界,男人是种符号:虚假的, 现实的, 冷漠的—–. 生和死是她的主题. 我并不想评价什么, 只不过我一直迷恋那种带有诡异色彩的悲情调调. 也许我想情感在那个世界里才能任意挥霍, 放任自流. 我坐在这里,大概是在享受一种幻想—. 
       无聊到四处找片子看. 无意找到滚动播放的”Rouge”. 这个故事是我相当喜欢的,记不清看了几次.
      “这种女人很可怕。她不爱你犹可,不幸她爱上你,你就别想逃出升天。就是化身为苍蝇,她也变作捕蝇草来侍候你。即使重新做人,她的阴魂也不肯放过你。”
      “前路茫茫。烟花地怎能永踞?红不起来的戏子何以为生?彩凤随鸦,彩凤不是彩凤。但鸦真是鸦。楚馆秦楼,莺梭织柳,不过是飘渺绮梦,只落得信誓荒唐,存殁参商。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真是,如何过得一生?”
      “生命原是不断地受伤和复元。既不能复元,不如忘情。”
      “真是一个笑话。她什么都没有——连姓都没有。他却有大把的“阳火”,构木为巢,安居稳妥,命比拉面还长,越拉越长。这便是人生:即便使出浑身解数,结果也由天定。有些人还未下台,已经累垮了;有些人巴望闭幕,无端拥有过分的余地。这便是爱情: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像中之美丽。”
       聊赖中找了小说来看. 碧华式的文字: 睿智而调侃,不失风情的优雅.
       时间是一种难以过时的概念. 长的承载, 短的闪现.
       有点搞笑.在荷兰的夜晚听着古琴和粤剧— 我想念起一些感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