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n天,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做了一些事情,又似乎就那么过了.
      这里的夏天不舒适. 试图要做的事情似乎随着这个假期的开始都没能进入实质—和朋友一起生活,逛街,运动—和朋友计划行程—和朋友长聊—
      今天回到原来的住处, 和sandra,manda,stefenia又像从前那样坐在那间明亮,干净的厨房里喝咖啡. 就像谁都没有离开过,谁都不会离开一样—有的时候总是要不断向前走, 停下来的时候总有对流逝的感伤. 想起和doreen冬天在martini tower下那间老式咖啡店喝咖啡的美好时光—今天和stefenia坐在另一侧看着广场熙攘的人群喝着我们的冰茶.还是那样漫无边际的聊.她的故乡Verona, 意大利人,荷兰人,关于朋友的定义,购物—永远都是这样的话题,却没有人厌倦. 我想这就是和朋友分享的意义吧!!
       Sandra满屋子找德国地图,想要告诉我她的城市的位置.这个血型O的女孩,都被我们认为不是典型的德国人. 有时候突然觉得我们俩有一些相同的生活情趣. anyway这世上,有集合的人还是很多的.
      坐在phychology的美丽花园里听着stafenia男友给她的那些浪漫情歌, 我意识到,自己遗失了一些东西. 那是坐在屋里, 面对着电脑, clink鼠标永远不能享受到的一种放松.
      说不出来,突然觉得有点害怕,不知道是什么—-     
      还是不能等到周一再运动, 那个难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