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到大清早让在北京加班的小弟, 打电话回我家找我老妈——因为我们十几天没在网路上碰到.
      他问我:"一个人在外面还是想家吧?",我说:"说说话就好."—心里有份惦念的人总是幸福和幸运的. 我坚信,爱是时间和细节的积累.那是一种不能被逾越,不能被取代的和谐.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懵懂中肾上腺素的刺激. 呵呵 激素水平总是会回到恒态. 至少我是不被其左右的稳态生物. 积累的是包容和默契. 那是难以言状的暖流.
      隔着机器,少了促膝长谈的亲切,却一样坦诚;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得开始"哈哈"大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想停— 时光就这么流逝, 留下的是印象中真实的快乐.这就是所谓简单吗? gy说的越是自己想的越是难的—我笑他是不是在家里修行了,怎么变得那么平和. 我知道那天我们的长聊让我找回了一些东西. 就在身边的朋友—–靠在zhu的地铺上,嚼着她上好的虾米,咸得直找水—和meng挺着肚子躺在沙发上看BBC的彩票节目—-啧啧惊叹一人一万英镑的收入—-
     坦诚是什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