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看起张元的电影”看上去很美 “, 应该说看王朔小说改变的电影.影片的摄影不错,俨然七八十年代幼儿园的生活风貌. 我对此可是记忆由新,不过更对小说. 第一次看小说是首版,上高中,至少6-7年前—军区大院长大的孩子,我想对那小说都能多少有共鸣:

      童年时代和方枪枪差不多,在军区大院和一堆小孩疯跑长大.集体捣蛋,冒险,去幼儿园.呵呵 我想是属于陈南燕型,不过不爱哭,是那种没有坏点子和人瞎跑型的.遛到什么政委家后院偷水果,玩弄波斯猫,破坏院里植物,池塘里抓观赏鱼— 晚饭后,一堆小孩在楼下狂喊你的名字, 那是一种绝对的诱惑,和成人难抗的诱惑一样^_^.很庆幸到7岁前都是在那里生活的,因此我的回忆才从没退色过.
想起军区幼儿园的生活. 那辆猩红色的大巴,每早载着一堆乱哄哄的小孩去幼儿园. 混用的厕所, 绣上名字的裤子(防止因尿裤子洗后弄混), 睡两个小朋友的小木床—我相当讨厌午睡,更讨厌起床后要喝的牛奶或者怪味的水果粉泡的饮料;讨厌晚饭的肥肉, 我忘了自己怎么处理,我却记得有把肥肉片攥在手里的小同学.仅仅因为老师不允许浪费食物—我喜欢土豆闷饭.这是云南特色食物,从幼儿园时代就迷爱. 大块金黄的土豆,加上我至爱的微甜的香肠,配上一点点小咸菜,那米饭—真难以置信.呵呵 居然4,5岁就有这食好.那种时候, 我总是要多食几碗.

      看不起大家间盛行的强盗捉小姐的游戏,我却忘了自己忠爱的娱乐.我记得曾经炫耀一本自己珍爱的小人书,不过是在厕所里.电影里的那种厕所,就一超长的沟,大家排队蹲下— 后来不幸被另一小朋友失手弄到沟里了—

     每每回忆起那些时光,像是自己一份珍藏.童年最最宝贵的珍藏.

     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完整的,自我的,成长的,模仿的,严肃的— 王朔小说里的小角色有种懵懂的意识,strive for growing up, 虽然带有王朔式童化视角揭示小角色的世界观,但是那个我曾经历过的那个世界是有规则和形式的. 有准则的群体生活,有缘由的幻想和行为. 那些成长的意识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小玩意的斗争,孤立,强占,协作,嘲弄.有点执拗的小孩子不容伤害— 

     Come back! Goscinny 的 Le Petit Nicolas (小淘气尼古拉) 是绝对可爱的理想世界.带着法式的幽默和浪漫,那堆小孩子会让你愉快起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