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得烦得发暴躁. 每天被折腾的.就因为没家—-
      好在工作桌已经有了,可以在学校写东东. 我突然想到一词”民工”. 端着盆在食泡面,头发滴着水. Thank god! 暂时不用再搬家了.
      不知怎的,瞬间觉得轻松起来.fei的新家什么都没有,却突然让我放松下来.像是新的开始般—
      听着gy传来的那个叫A balladeer的专辑. 主唱的声音有种自在的忧虑. 呵呵 大概是此刻的自己太主观吧!
      期待是承受, 也是希望! 为琐碎乐在其中—说起来很简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