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绝对混天黑地学习周,无非昨晚去晃荡了一下。
      so far,so good!之前的小障碍在近来狂学的统计和spss软件书中得到解决。关于数据的处理思路,基本得到aj的好评。显然,不用预料问题还会再有。^_^等好轮又一轮的挑战。这个过程在前后开始了2个月内,有头疼时,有匮乏时,更多的是兴奋点。这样的状态保持到最后,就功德圆满了!空间很大,激励自己打开思路。状态第一!on time, in time…
     想起cora说的人生像一条蛇,起起伏伏。什么不是呢!没了那个低潮就预见不到下一个高潮。宁可有极度情绪,也不能让自己的脚步变得矜持。过河选船还是桥呢?或者就是大胆跳过?记起和zhu常说起的那个山的故事,有的时候信念就是那么简单。
      aj超兴奋在他的办公室里show给我他从amsterdam二手店淘来的1900年出版的数学发展史。巴掌大,黄黄的。我打趣说,自己讨厌数学,不过相当喜欢那书的颜色。可惜,那书介绍了几乎所有古国的数学发展史,独没有中国。而我也是一知半解。老实说a scientific scholar 有的时候直白,单纯的可爱。这样的情绪很容易感染人啊!
     周末还有个大任务! 能源法的论文…苦海,自然学海都无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