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像这样愉快过了,如此轻松打趣的聊天,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光。
       参加energy convention在大学主楼餐厅的buffet,我们这5个人穿着超不搭调的衣服,环视四周黑黢黢一片正装… 在小桌子旁,食了2轮,外加甜点,开始烂糟聊(批注:食物很赞啦,除了加了herb的米饭我不喜欢,主要米的质量问题)我大概只有这样抛开任何mundane话题,海扩的聊天才能真正愉快起来。当然还是怀念在国内和死党用中文聊的happy时光,毕竟是母语.. 不过我大概可以对自己接受的“幽默”下定义了。今天就是有了我好的“幽默气氛”。没有坐立不安的无聊感,显然都是相似背景的,似乎有“某些”相似的嗜好。这些男孩身上有种少年的感觉,和他们聊天让人觉得放松和愉快。有的时候,活得太在意mundane得失,失去了享受生活的乐趣,也同样失去了享受工作的乐趣。
       和Ton讨论我的paper时(忘了Bram对他的那个可爱称呼,就是领域强人之类的意思),他拿棍子把一个破烂的塑料带捅到天花板上,为的是盖住中央空调口。他不开暖气,为了防止中央空调使得流动空气带走暖风,发明了他特有的方法。他超可爱的说,有天工作到一半,中央空调关了,塑料带缓缓降落,轻摸他的脖子… 那个时候看着他顽皮的眼神,你不会想到他是个出色的老教授,因为他就和一个孩子一样。今天和aj讨论我的数据,不知道怎么的,他说他爸爸字写得超美,自己的确… 我们就开始说到中国书法,悬腕之类的技巧,接着又滑到中国艺术。他剧兴奋给我放discovery拍的一个中国艺术史片,结果是我之前就已经推荐他看的… 我们又说到金基信03年的那部《春夏秋冬又一春》,绝美湖心小岛上那个静心修炼的老僧人,以及那个受不住诱惑的年轻小僧人。接着就是禅宗里的“出世”信条… 之后又回到我的统计数据上…仅仅打个小岔… 这就是乐趣,生活的,工作的乐趣。
       没必要在这里说自己有多忙,有多累,那是必须要做的。却可以在这里说生活该有多精彩。所谓精彩不精彩不是你有多好职位,赚多少钱。那些固然有意义,却不是本质。
       我有时似乎是幸运的。在某些时刻,能觉到要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这路上,正在不断遇到让我钦佩,让我愉快的人。想起上周和Ton,aj小meeting的时候,他和我说怎么挖掘学生个人潜力:他身上就是那种执着和责任。年近古稀的他总是洋溢着一种活力,有时突然觉得他有距离感,实际他有的更多是一种科学家内敛的魅力。 那刻我很钦佩他… 
    
     老爸最近中了百家讲堂的魔,一碰到我就就揪住讲论语。今天是那个“豪猪哲学”,老爸说了“父母的成功哲学”-父母真正成功的爱,就是越早让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去你就越成功。可惜我没仔细听,后来在朋友一边 那看到他今天“豪猪哲学”的blog,恍然…
      显然,还明白一点,即使很忙,来这里涂鸦两笔的时间还是有的… 不要假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