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Paris………..
      我以为自己已对欧洲的城市失去兴趣,有“无非这样”的想法。可是这2006年最后的9天,在paris的9天。至多的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各种可能性。我想我爱上了她,不因为那条传说中的champs elysees大街;不因为那些遥不可及的fasion— 而是这个城市的多元化,加上她的特质,是一种不一样的魅力。早期的殖民,以至在我们下车到达到hostel一路上,看到的都是黄色和黑色人种。那刻我们惊异,这是巴黎?!穿过北部的铁道,那种让人觉得躁动的东西涌入眼帘。montmartre下的市区,有的是新年头一天热闹的集市:露天的海鲜市场;拍着长队买法式点心的居民;“吱吱”冒油的烤鹅;做着小本生意的街头“艺术家”… 一切一切都是这个城市流淌的元素。
 
Pairs and art smell
       musee de’Orsay, musee du Louver, musee  Rodin, Pompidou….
       显然我不想变成zhu那样critical,实在没有必要。我只想看看我一直迷恋的Monet的睡莲和山顶上的女人;Degas德芭蕾舞女演员,他的优美的芭蕾舞女演员的雕塑;Lautrec的红磨房舞女。就是很多年前看的一部lautrec的传记片,让我对这个内心充满了孤独的堕落画家深深迷恋。 看看louver里Michelangelo的the dying slave,botticeli那幅像清风般的”Venus and the three craces presenting gifts to a young woman”…..
      第一次亲眼看到Mesopotamia那失落的古巴比伦都市。难以置信!它们本该安静的安置在自己自出生就眷恋的土地上。却在一个洛可可风格的皇室建筑的底层,像一个再造的世界。我相信,回到它们的故土,那带翅的狮子和描绘劳作的副副浮雕会更加耀眼。在这里,有种难言的落寞。
      出了有mona lisa的意大利绘画厅和另外两宝的意大利雕塑区,埃及厅,绝对是最popular的。我想这里的收藏大概远远不及大英博物馆吧!据说法老如土时,他们的坟墓都对盗墓者进行诅咒,对那些不让法老安息的人遭到惩罚。现在,他们干尸都从棺木中拖出,揭开了那象征地位的黄金面具,露出的是条条缠绕的包裹干尸的布带。无数的人围在左右。对于死去的人,这是最大的冒犯吧!然而,有的时候它们真的不再属于自己。人们“啧啧”的惊叹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对其宏伟的赞美。纵使早已失去了死后渡到另一个世界的安静。
       最后一个去的博物馆是musee  Rodin。知道他相当的出色,不过也只是从书本之类的。而他真的是个天才的雕塑家吧!他的雕塑像是从材料的延伸,带着他特有的对人体的理解。那是有灵性的作品,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无法替代的灵性。那也就是rodin赋予的吧!正好碰上馆里名叫”Figures of eros”,rodin的女性人体素描,淡彩画。私密处却是他最最迷恋的。寥寥几笔,却用鲜艳的色彩表现他的痴迷处。实在想不起在书吧看到的他形容女性的那句话。简单却涵盖了他部分的灵感吧!也从zhu那里听到了关于他和Camille Claudel 的故事。人已经消逝,唯有作品是真是存在的….
 
Paris and montmartre
      这是一个为艺术家而疯狂的地方,还是艺术家为之疯狂的地方?今天的montamartre绝对是巴黎市井文化的中心吧!
      周日的早晨一承心愿到了Sacre coeur听了修女的弥撒。这个建在山顶的catholic教堂有着美丽的圆顶。从山顶看到的巴黎市区像罩在薄雾中的迷幻都市。从山顶向山脚延伸的一片片老式房屋之间是道地的街区。露天集市,法式面包店,街角咖啡店的闲适… 那是生活化的巴黎。这也才是真真的巴黎之一吧!穿过新年头天热闹的市区,发现了就在山脚的moulin rouge。曾经一群艳丽女孩跳can-can舞的地方。接下去的大街就是巴黎的红灯区吧!
 
Paris and our food
     “穷游”一向是我的宗旨。这次再度发扬,直接找间有厨房的青年旅馆。早上吃吃它提供的剧硬法国小面包,摸点果酱加黄油。中午基本上饿到有反应,奔到街角买三明治和法式甜点。这个法式点心不得不提。那种巴掌大的苹果派,蔬菜派,闻名的croissant….喜欢那句描述croissant的话“平淡而有味道”。我想尝遍法式点心,需要一整月马不停蹄的吃吧!实在太诱人了。加上杯浓浓的咖啡…en yummy!!
      去Louver的那天,脚都走得快断掉,肚子在“咕噜”翻腾。和zhu奔到它的cafe点了法式浓汤。就是加上烤面包粒的那种。味道很赞!就是价钱。俺两就仅奢侈这一次,买个座位,加个自带的蛋派。
      晚上绝对是我们的happy time。强占厨房,做个鸡肉意大利面,炒个蔬菜;中式拌面加个炸鸡腿,配上一堆蔬菜;中式炒面。最后一天,2006年最后一天,我们决定在出wine的法国买瓶廉价的红酒庆祝。虽然廉价,口感非凡,不禁赞叹,果真葡酒故乡也!^_^ 坐了意面蔬菜法式浓汤(呵呵,俺就喜欢独创)。味道!自然美得说,,,喝喝小酒,吃吃虾米。我们就打算这么送走2006的最后一天。
 
Paris and the last day of 2006
     这一天很棒!在montmartre山顶的sacre coeur听了周日的弥撒,关键这天还是2006年12月31号。
     不小心撞见新年集市,让我感受了生活化的,真实的,可爱的巴黎。
     在hostel喝着小酒,起初两个人有点倦。那个叫jan的德国男生在2天前,似乎就对我这个不喜欢找乐的人有点“偏执”。我猜这个男孩有点想要挑战他眼中的“古板”吧!显然他是个小男孩^_^!他老跑过来问我,晚上怎么安排;一会拿了橙汁,一会拿了啤酒….经不住他的游说,主要有8个德国帅哥。和他们做上了到tower eiffel的metro。一路上,又唱又跳,喝着酒。party animal!我唯一想到的形容。很轻松很愉快。
      铁塔流光异彩。
      轮喝着他们的酒,我向jan抱怨,口感太差。他窘迫的说,谁在意,只要是酒精就好。
      正点。jan突然抱住我,给我2007 的祝福,深深吻了我的脸颊。我们几人彼此拥抱,祝福,塔下一片欢呼。jan出其不意的吻了我。那种感觉很好。就是AJ说的那个词“melig zijn”。特定环境下特定的心情。那刻有人拥抱你,吻你真的很舒服。
      凌晨2点和zhu涌向metro,那个场景大概永生体难忘!几乎挤爆!巴黎,巴黎,中国,中国。
   
Paris and the first day of 2007
    早餐在hostel给老爸致电问好“我在巴黎,马上回荷兰!”
    这一天却不怎么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