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下去,这空间就要断气了吧!
     Paris 的照片还没有整理出来,不知道时间怎么过的。有快乐的,幸福的;有工作疲惫,紧张的…
     想起gy的那句:越是简单的越难。可为何还要苦苦坚持,因为那是不能改的本性吧!
     近来这里的天气很恼人,它并没有错,就是自己恼人…这样的时候我更为需要运动,音乐响起的时候,肌肉的韵律让我停止思考,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松,无可替代。
     不知道bk好不好,年初的几天见他一次;不知道玲儿好不好,那天我们聊了5个小时,有时觉得两人感动得要哭了,有时为那种心的交融而感叹;不知道晨好不好,寥寥几句问候,我们不见许久,心里就是惦念,而她不曾来这里;不知猴儿好不好,上次问她地址,却像消失了一样;不知道媛好不好,总是匆匆忙忙;不知道gy好不好,见面说得却是怎么搞定苦涩巧克力;不知道xd好不好,他身上总有一种朝气,让人羡慕;不知道zx好不好,想起他爸妈给我做的甜肉,还有他给我刻的rene的CD;
     想起几年前在周庄湖边,吃着云腿月饼和猴一起享受中秋明月的日子。今天和thijs闲撤到漫画童年,我的漫画童年是和猴一起渡过的。
     晨,笑起来的板牙,让人怀念!她的妈妈,那个日本“爸爸”,她的羞涩。我只觉得我们像隔了世纪。一起聊文学的少年时代,寻梦的年代,那些稚气的书信。点点滴滴…
     和xd到北大讲堂听演奏会的那个冬天,他在树林里骄傲的展示他的太极成果。在他研究生宿舍里听他吹萧和巴乌,把一个在路上遇到的留学生带到他屋里上网…
     整个夏天靠短信了解bk脚下的新疆哈纳斯,收到的拉萨的明信片。记忆都是短信和邮件…
     和zx清晨乘车赶往梯田日出处,步行几公里到村落处看日落。回来的路上靠着烟丝壮胆…
     和gy夏天去动物园,天文馆,冬天爬香山,打球…
     jie姐姐在夜幕下,和我说我们是一类人,那时我情不自禁…想起她后来那封无奈的信…
     还有那些过去一年素未谋面的凭借感觉结识的朋友…
     一切就像在昨天,却那么遥远。
     doreen在几天前的信上描述着她新工作的紧张,而清晨和她一杯咖啡的惬意我不会忘记。
     也许是新的一年了,我该回忆一下那些美好的时光,而我在被过去抛弃…从未迷信过空间的距离,时间和心却是障碍!所谓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感伤的时候缅怀一下逝去的时光,无非凭添一种昔日的美丽。
     总在想老爸说的豪猪哲学,这个男人,像我生命中不能获缺的挚友。一同生活,嘻笑,呕气,感动!“回忆”是那些共同享有的时光,之所以绚烂,因为共同享有。
     我对于那些直白的言语很是吝啬。和老爸,现在却隔着cable自然表露。我想是豪猪哲学的效应吧!这个豪猪在我身上相当适用。他也许像jie说的一样,比我想象的要了解我更多。而我却不屑一顾,“后辈”是借口吗!
     他们总怕我丢失了自己。
     xd在那边说支持我走的每一步,大概是在去年了吧!
     我在支持他们每一个人。朋友是什么!没有那种痛饮的回忆,就是点滴,还是点滴。
     我有点太敏感… 
     想起ton说的关于那个sinterklaas知道小朋友名字的故事,那刻他笑得像个无邪的孩子,很美!
     我不过有点感伤,就这么任意扯了一堆… 
     这个空间有时和运动中心一样,是给我发泄的。那么我先要求得它的原谅,对于我的“利用”    
     好不容易找到东山用过的歌词:
门前泉水边
一颗菩提树
在它的绿茵之间,我做过无数的梦
树干上刻下了我甜蜜的爱
无论快乐与悲伤,我都在树下流连
我在深夜里徘徊
今天我和往日一样流浪
我在黑暗中行走,闭上了双眼
我仿佛听到了那树的枝叶都在轻声的呼唤
“到我这里来吧,这里有属于你的平安”
凛冽的寒风抽打这我得脸颊
吹落了我的帽子
我没有回头看
虽然现在我远离故乡
但时常听见那轻声的呼唤
“这里有属于你的平安,这里有属于你的平安”
     
      不知道为何,今夜它就是在脑里,死活不愿意出来。索性找来,狠狠看看:“我在黑暗中行走,闭上了双眼,我仿佛听到了那树的枝叶都在轻声的呼唤”。我想那是因为认清了方向的缘故吧!
 
Li Groningen
似乎的风雨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