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突然,没像此刻那样深深怀念起曾一度沉迷的诗词。就用唐后主有名的这首虞美人,缅怀一下浪漫而忧伤的少年梦幻。
       想起自己不知道多坚持,才在书店一角遇到那种老式版本的《花间集》:华丽的词藻,优美到有点无病呻吟的颓废,这就是有名的花间派的特点吧!抛开那些仕途,艰辛生活的困扰,我却觉得它美得纯粹。
       想起年代较之更早的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泽厚先生描述到:“期间有的懵懂的少年宇宙意识,以及一种少年初长的莫明悲伤”,曾让我迷醉。推到五代的花间,也还是对于流逝的悲伤,而却或许多了矫柔的粉饰。李煜却脱颖而出。赟在高中就相当喜欢此人,那时不解,偏好宋词。现在重读,别有一番滋味。“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好个“太匆匆”;“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好个“月如钩”;“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罗衾不耐五更寒”;“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他怎么没有深切的伤悲,那情感细腻如水。没有成熟宋词的言志和报复,有的就是纯粹的情感。怎么能不说它是美的呢!反而,宋的一些词才让人觉得皮酥手软,酸得不行!丝毫不能打动人…不过苏轼,张孝祥,清照的风格是我好的。孝祥的那首西江月之一,是我的至爱!清丽如此…. 记起第一次从HUGO杨小琳那里听的曲版..飘然!
 
西江月
问讯湖边春色,重来又是三年。
东风吹我过湖船。杨柳丝丝拂面。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寒光亭下水如天。飞起沙鸥一片。
                                                                                                                            - 张孝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