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顾了一遍这部所谓李安父子三部曲之一的”饮食男女”。我一直在想“食色性也”和“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不同。电影不过用食物做了一条线,却用的恰当。喜欢影片呈现生活本来面目的视角:一个爸爸和三个女儿都在寻找自己遗失的“幸福”;每次盛宴带来的是紧张,尴尬的气氛。少的是沟通吗?那却是难以逾越的障碍和矛盾。要的是磨合和时间。什么辩解,交流都失去了意义。只有源自心底的体验才是真实的。
     其实凭借自己对食物的执着,显然我比较喜欢剧里美奂的烹饪场面。想来想去还是中国菜最绝,最难。开篇,看着老朱拎着挂炉烤鸭,想起北京烤鸭酥脆金黄的外皮,加碟甜面酱和着大葱,卷在荷叶饼里,真是天堂来的美味;老朱给草鱼拍生粉,下油锅“呲溜”一炸,便是松鼠鱼的程序之一,加上酸甜适度的糖醋汁水…晶莹剔透的腊肉,白斩鸡,鱼翅羹,鲍鱼淋饭…… 口水不知道滴了多少。那种菜,没几个普通人能搞定!突然想念起最爱的老东粥皇的虾饺,蛋塔,芙蓉玉米烩饭,鸳鸯奶茶,脆皮鹅,山药排骨粥,素炒河粉,鱼丸面,卤凤爪…… 很久没想起过这些食物了,都是这电影在作祟,罪过!罪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