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的阳光 Koukenhof - 光与影的色彩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和doreen来了趟北荷兰的两日旅。那时寒意还没退去,今年却已春意浓浓。公园还是美丽依旧,却更多的弥补了去年的遗憾:坐在驶往公园的公车里,听着一旁美国老伯伯侃侃而谈,我们却不时瞟着车窗外-阴云弥补,雨声“哗哗”;今年都是春天最最奢侈的阳光。和aj甩着腿在花园的长椅上啃着面包,任凭阳光肆意,小小的三色堇摇摇晃晃,落樱缤纷的景象在园子里也不再希罕。

      林荫大道两旁是精心装帧的郁金香图案,古典雕塑。这景色也许在欧洲并不少有,那刻它就是美的那么真实,加上调皮的aj… 躺在草地的藤椅上,面着东边,再次允吸阳光,翻出书包里的小苹果接着啃,时光就这么轻轻流逝。知道什么叫做紧张的滋味,也正是因此,迷恋这偷得的闲适。而生活也该是这样,尽可能体味它最本质的味道,不过那刻却与人分享,更凭添了一种美妙的感受。

     去年,那个时候是最后一次见到doreen,后来的日子里不过借着网络。昨天得到了她用那时照片制作的日历,心中有些感慨。今年,和aj分享了阳光。我不能遇知未来,在试图说服自己:这刻是最最真实和幸福的,时间既不会停滞,有些体验是永恒的吧!有点期望时间就这么停止…

南记的印象

    到达amsterdam的时候大概快8点,赖着aj带我去红灯区。这个城市,初到的时候印象很差,中心那片又乱又脏,有很多让人觉得不安定的因素。时间久了,虽然也未曾有机会好好造访它,却觉到它有种不一样的魅力。有点像巴黎那样多元,有属于它自己的韵律。红灯区我觉得绝对是其中之一。女孩挠首弄姿,性感大胆;男人们结群蠢蠢欲动。暮色下,河道两旁的霓虹灯摇摇曳曳。不时飘来浓厚的大麻味。这个城市有点躁动,有点欲望。

     本不带任何兴趣的我,随着aj到了唐人街那间小小店面的“南记”门口。那挂着烤鸭,叉烧和特色广味烧肉的油腻腻的橱窗,让我想到了昆明百年福林堂一旁的广味外买店。一样巴掌大小的橱窗,都是烤鸡,烤鸭,烧鹅,各色卤味,香气阵阵。傍晚时,小店的生意是热火朝天。“南记”似乎有这个景象。aj说这是荷兰最早的中国餐馆,后来因为一部电影声明大噪。迈进去的样子,我想起了北京宣武门外那间百年“小肠陈”:狭长的走道,拥挤的餐桌。那样子就是典型的大排挡,却又有一种让人觉得异常亲切的感觉。喜欢它不仅因为它物美价廉,喜欢它更胜于过分的装饰,更喜欢它那种道地的本质。

      可惜,我们太饿。我忘了拍照…

  http://www.namkee.net/ie_index.html 

步行的南部

    骑出城外大概3-4公里的地方,我们将车丢在路旁。穿过别墅区,铁路,草场,树林…想要找到南部的zuidlaren meer。没有地图的我们在连续步行3小时候后,打消了那个念头-湖却就在我们的眼前。我想起了“钓胜于鱼”的乐趣,一路上,我们得到的是更多:调侃,和谐,鼓劲,分享的是属于彼此的时光。

      这时的阳光似乎被风削弱了。两个人的路上,只有旷野,牛羊,还有偶尔的树丛。这世界给你的是一种绝对的错觉 - 属于我们的真实。我们不想从此逃逸,不过享受那片刻的静谧。 感谢这阳光,换来了自然的脉动,从头到脚。

aj的同事家

    他载我大概骑了1个小时的样子,嗅着一路牛羊粪便的味道,沿着河道,看着广袤的田地,轧着砂石小路。我们到了这个女孩可爱的小家。屋子里堆满了她在亚洲旅行购来的各种特色装饰。显然又很多东南亚的饰物,那是我喜欢的:关于,曼谷窄窄河道上的生意小船,日落时的吴哥窟,僧人侧影的照片;木质的餐具。

      她的家像乡村的小舍。清晨的厕所里,我听到的是仅有的“唧喳”声,那像是很久前在外公家渡过的乡村生活。毛被剔到一半,大眼睛的可爱猫总是赖过来让人摸。看着窗户上的蜘蛛网,在她有点乡村古董的饭桌旁,屋外是一篇葱郁,像aj说的有点武侠古典的样子。那我还是等觉得更像简单田园生活,不过屋里多了几样电器。

    回来的时,我自告奋勇载他12公里。一点不觉的累,难道是我体力实在太 ,还是他太瘦 。 

奔走的兔子

    差不多算是顺利完成第一篇论文。之间的2星期,就是东奔西走,也开始了internship,新的挑战来了。不过发现又得改自己的作息表去适应“大众版的”。最近2天接连工作,有点适应不了。自己的集中时间似乎不能连续超过4小时,否则就直线下降。周五到医学院面试,迟到半小时钟,只因为那楼长得太复杂,最后致电秘书营救,无语!之后和大AJ约好去博物馆看一个芬兰画家的作品,又迟到20分钟。赶在5点关门前,速速用半小时览了一遍,狂拍几张主题展的照片,做为速食留念。不过,那照片还不算差。

关于画展的一些

     去G博物馆大概是1年半前的事,持着国际学生活动周发的”免费”门票,遛了趟这个建在水上的博馆,正好赶上一个摄影展…话说回这个”免费”,实际之前就交了入伙费 。

     G博馆最特色的就是厅内大胆的用色,像贝壳一样旋转下降的斑斓楼梯。不大的面积里,有点拥挤,有点紧凑 。

      第一次听Akseli Gallen-Kallela 是4个月前从巴黎新心回来在cola家歇脚时,听到她提起,也看了制作精美的宣传手册。不过之后就彻底忘了。

      早晨准备出发上班时,接到大AJ电话,说是要看展览,还有2天就结束,匆匆忙忙。我只以为是和peadland有关的种种。接着就是Akseli Gallen-Kallela 的展览。那张放置在走廊正前方,伸手迎接世界的ad astra:

    展览的主题是the spirit of Finland, 显然这副ad astra超越了这个主题。不过他大多的作品还是以芬兰的生活,地理风貌,神话有关。这让我想起了Edvard Grieg,一样是民族的,他的音乐飘荡的都是挪威的味道。又想起那句土话”民族的,世界的”,不管怎样,它们相同的是都有一种打动人的真挚……我想那是我感到的。
 
这样的过法,似乎是充实的。我只想将它继续,继续,继续…………..
 
(photos are avaliable in the space’s photo album, by li)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