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在公司熬8个小时,昨天终于不行了。写东西有点困难,我需要停一停,整理一下。待下周定夺。从自己养成的作息表,突然被归入正流,实在适应的痛苦,效率凑降。无奈那个讨厌的check-in-out门卡。还好同屋大叔去罗马happy,我还可以长时间看着窗外发发呆,突然觉得那也是享受;偶尔弄个怪动作,伸展,伸展。
       部门里除了俺,一个外国人都没有,都是大叔级的同事,越发觉得会说英语和不会说都一样。为了和大叔搭话,放了忌讳的小错误,一想可能吓坏从不迈出欧洲半步的大叔(具体问题俺也不好详述,taboo的说)。这世上,人咋就差这么多。2周前跟着大叔去趟餐厅,文雅的其他大叔们对小小一片三明治,大动刀叉;时不时内敛的一笑,我的屁股却跟扎了钉子一样,还不如回办公室喝DE机上的cappuccino….
       总结:40小时的上班不易,积极应战…
     
       在yahoo’s the art of intimacy看到一则批论,看到一句:“Honesty is always the best policy” 绝对无异议的赞成。white lies 大概可以说成善意或者社交谎言,不过人的认知标准还是一样的,Honesty should be the best。这里的honesty绝不是所谓“老实”,那个字眼和傻没什么区别,在我的概念里。其实诚实更来的是一种做人的准则,而且我觉得也是一则法宝。有的时候也在于一个人对自己的定位吧!若是单单顾忌眼前,这项品德大概显示不出什么功效;时间长了,有些东西就自然而然。人费力研究社交技巧,不也就图个牢固吗!说来说 Honesty 在任何时候都还是适用的。没人对耍花招的小伎俩恋恋不望,“心如明镜”知己知彼,关键还是坦诚对待自己,活得坦坦荡荡,真真实实。
     
      最近拍的照片都和狗屎差不多,一点长进都没有,说来惭愧。
      看了Jeff的作品,还是瞬间就被感动。理念对于一个摄影师很重要。他在一篇日志里描述自己忠爱的照片:“To me it’s what about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is all about. Not just wedding photography. It’s moment in time. It could have been taken this year, last year, or ten years ago. It’s timeless. It’s also taken by available light…”- Jeff Ascough. 他的作品因而有了表现的语言,每一个时刻,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速光,截获的不仅仅是真实的美,更有那种越过时间限制的凝固。每每看他的集子,随着他感受那种掠过人群的洞察,那些时刻是关于:等待,沉寂,准备,接受……带着婚戒的,揽在新郎脖子上的双手;接受祝福时留下的瞬间微笑;对着镜子梳妆那刻满足,羞涩的笑容;新娘手中粉色的玫瑰花束;从镜子中窥见的装扮的父亲……在他的作品中,点点滴滴都是珍藏。时间对于一个摄影师大概是永恒的诱惑。Arakinobuyoshi记录的城市的影子,还有那些关于阳子的隐私照片;杉本博司永恒时间的主题…可惜我好像把自己的眼界停留在了几年前,再没怎么扩展过。大概该走得再广些才好。
 
(Pictures from Jeff..)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