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大学时看到的YoYoMa访谈节目,那时就对于他提到的一种状态相当的痴迷,禁不住将那种体验设为了自己人生的目标。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一个人本质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变化,也许那就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缘故。YoYoMa在做丝绸之路音乐集子的过程中和不同的音乐家共同合作。他描述到其中几次和不同类型音乐家非常默契的配合。“That is amazing” 那是我到现在记忆犹新的形容。我还记得,那时他神采飞扬的样子。那刻,自己也随着他而澎湃。我应该是幸运的,来到这里,有了那种共鸣的体验。虽然程度是不大一样,却有种豁然的开朗: 从lizhu, 到ton,  再到爸爸……听着他们不一样的经历和体悟,自己的人生也随之明亮起来。他们是睿智的。这个路上,不断的认识新的人,也在再认识老的人,我学到了很多。自己有的时候太年轻,体验显得越来越重要。我想起和ton那次提到了自己的迷惑,他总是那样,用自己的体悟指引年轻人。我也学着放开生活的概念。它不是死板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毋宁是动态的,充满魅力的。想要让自己多自由,像lizhu说的那样翱翔的自由,就会有多自由。有时人大概并不愿意承认,其实自己的局限就是被困在思考里。那里的潜能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大的多。            
        有脚踏实地,辛辛苦苦生活的人,可他们却不一定懂得生活的意义。我没有权力去否定,只不过自己在学会怎么走。想起和annej聊到这个,他很可爱的说觉得很可惜,很多人不懂得体会。我笑说,要是世上的人都一样,那也太可怕了。他突然大笑,接口说是啊是啊,都像他那样确实很可怕。想想不过是无稽的闲扯。可我们彼此都那么享受那种交流。又想到了L君。这个气质很好的博学的人,我从来没看出来他已经60岁。上次在henk画展帮忙的时候,他神采奕奕的跑过来说:“我9月要去你们大学学古希腊语啦。”我知道也只有这样的人会如此选择。他说话时的谦和和身体语言,让人觉得这该是个多么内敛而智慧的人。
        我尊重认真生活的人,然而随着自己的成长,我在寻找自己的轨迹。我意识到有些生活有些人,我是不需要再去感受了。lizhu说我自己心智还不够强,我是同意的。很多时候,我畏惧迷失自己。我们聊到那种所谓的简单。当从形式的简单,进到复杂,再到认知的简单,它们绝对不是一个意义。那才是宝贵的对生活和自我的体悟。而我还要什么呢!寻找到自我,才能寻找到属于的自己的幸福和轨迹。
        端午的那个夜里我异常想念家乡粽子的味道,到不是嘴馋,只不过觉得孤独的时候,心里不免想寻找起归属, 那是该怎样的慰济! 我想明白了一些东西,就像清澈可见的溪水。等它下次浑浊时,给它点时间去沉淀,只希望这时间越来越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