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自己蛮矛盾的!
     工作里的,需要思路清晰,活跃以及洞察。真实生活里的自己有时却是糊糊涂涂的,早知这样的性格很有可能遭难,却作风一贯。自慰道:何苦,糊涂一时,快乐一时。看得太清楚了,生活便没了滋味。我想学得不被那些繁文缛节所困扰,然而在这里生活,有的东西是必须的。我有的时候想说话,想发问:问问到底是什么?到底该是怎样?我却突然意识到,还是退回去吧!还不如问问今天会不会下雨来得真实。
     为什么会愉快,为什么会满足,我想很多时候就是拜这“糊涂”所赐吧!
     看得太清楚,就会忘了周遭的自然有多美;问得太多,有些事有些人逃不了;想得太多,就没了精力去感受这变幻的世界。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就让我这样吧!
     想起那首《酒狂》,自然没有阮籍的桀骜不逊,那样的行为有点悲。不过《神奇秘谱》里解道:籍叹道之不行,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妙妙于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写的和曲子一样耐人品味。
     大清早和mekinsey过来的男生,突然聊到了乐器。他是大提琴手。我不由的提到了Yoyoma。他说到自己很欣赏yoyoma那种融合的理念。顺时间觉得这该算是一天很棒的开始,从这样的话题开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