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每次去m市我都显得极度劳累:两周前经历2年来最严重之感冒发烧,在aj家昏睡2日;上周也觉得疲倦不堪,一天打盹数次,弄得有点神经衰弱。清晨起来,鼻涕狂流不止。估计是学习太辛苦(希望是);要不然就是年龄不扰人失望,迹象就是突然发现的额头上的细纹,朋友安慰说是笑得太多的缘故。我怎么不觉得,去年被牛奶烫伤的疤痕至今还有,整整9个月,细胞分裂复原速度明显下降。aj说可以当作纪念……;还有就是遇见小孩。
     整个周末耳朵里都是他们哇哇大叫的声音。从早晨昏昏欲睡的7点多,吵到晚上。即使蹲在m市的动物园里也没有一刻清静,好好享受一下海底世界展览的奇妙。其实开始我觉得小孩子们很可爱,可是时间长了,听不出什么变化,有的只是吵闹、操心。那刻,那个周末恨不得马上拥有一个成人的世界:安逸,井然。一旦有了他们生活立即进入不可撤销的状态,每天生活里都是叫嚷,要一直操心到死,突然觉得小孩子像“小恶魔”。我发誓将来要是结婚了也决不先要小孩。胡乱和aj抱怨了一通,他说别人的和自己的会不一样,话是没错。可是哪还有真正的自由,想体验这种责任和无偿的付出就是一辈子,后悔都来不及。我希望自己的过度反应大概就是仅仅因为上周末遇见的小孩吧!
     其实那有时间理这个。论文又到了关口,所剩时间就3周。想想在前方招手的新生活,我得倒计时屏气,冲刺啦!灯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