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似乎比以往哪次都显得焦躁,我想并不是因为遇到的事情本身,而是自己到了一种可怕的焦躁状态,有点一触即发的混乱。
      现在似乎回到了平静,在过去2周奔走,求助,忙乱和一点歇斯底里后,回到了平静。无非等待,好好开始工作,改变不知道想了多少次的计划,再找房子。
      递交n份求房简历后,得到了2次面试机会。第一次像是freshyear的聚会party,在一群18-19的孩子堆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年龄。虽然年轻,还是不得不承认在文化差距上巨大的年龄差距。回来后,彻底不抱希望。庆幸2天后终于成功面试,立即得到了新的处所。价格虽Aan niemand vertellen,还算让人满意的栖身处所。上周末奔去买了地毯和二手家具,这周末费了九牛从ikea弄了桌子和小书柜,运送物品期间2人又发生了争执。还是相同的问题。从ind事件后,磕磕碰碰,时不时总是失望,这到底是怎么了! 矛盾一直没有被解决,只是相互妥协和包容吧。还好雨过天晴来得快。
       周日冒着雨加锋利冰雹,挪了n次后终于将行李拖到新家。两人一路上狂笑不已,和逃灾时大包小包的模样完全一样,有种窘迫的自嘲。不管怎样暂时算是结束了。
       那夜,再次有了舒适的,自己的房子。
       老实说实在不知道能在那里住多久,可是有个舒适的处所也许对现在的自己蛮重要的,至少心理会有起码的安全感。这也是和aj一起共同装饰的小家吧。
       至于状态回归,我想有父母的功劳。在不知道怎么在生活工作上应对这种无法逆转的变化时,我这次确实表现的相当逊。有点多年磨炼白费的感觉,显得比原来脆弱。一直在反省自己,从老爸那意识到自己走进了窄窄的死胡同。这种思考的感觉挺可怕的。对于aj的意见,根本没有办法进耳,相当的自我而执拗。
       最近的我,说话成了最容易反感的事情,特别是那些自己一点都不乐意讲的,对别人反反复复拿来讲的无用的东西,厌烦至极。 
       我在想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吧!像是失去了精神支柱,执拗的卡在一个点上。怎么也越不过自己思维上的障碍。
       我少了一些东西!得把它们找回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