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在这里踩上一脚,似乎忙忙碌碌。回头看看,这一年依始已匆匆流失。有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金猪年作罢,自己暗自揣测是种始然,此时到多了份顺受。不禁大解既来之,则安之中的玄妙。 

 

        移民局还算诚信的批准函在将近半年后,总于送到我的手里。二话没说立马定了春节回家的机票,无奈已经2年又6个月没有见到思念的父母。想想那时的心情遭到极点:没钱,没住所,跟着学校的一堆小错误,新搬的家被整整冻了3个月那时的自己很敏感,很焦躁,也很现实。在那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刻,有些绝望,有些厌恶自己。这是我全然没有想到的,瞬间会愕然于那个从来不熟悉的自己。 

        匆匆订票后,忙碌的过完了走前的工作周。那周该是我那段时间以来最愉快的吧!想着家,是种难言的喜悦,像是有个安稳的依靠,期待而满足!三周假期后的工作日,朋友说气色好了很多。我想她说的没错。我能感受到自己从家回来后有的一种放松和舒缓。过得太不愉快了,之前的那段日子。 

 

        又躺到那间,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屋里,像是回到了以前。自己那刻黯然,怎么会忘了呢,忘了就不会脆弱了吧!不经意间曾怀念,傍晚和父母在河边散步的情形;和父亲面红耳赤的argue还历历在目。就是那样的时候,我们建立了朋友一样的关系,有时在深深彼此依赖。

         岁月悄然,我原来并不解其中含义。在机场着急寻觅一番,容貌有些不一样了。我佯装无事,像是过去一样,言语调侃。后来的夜里,自己有些忍俊不禁。可惜自己性格太倔强。

        那些老爸称为的天伦之乐大多成了我的吃喝玩乐。肚皮实在不争气,离开太久,进啥都不消化,又无奈生的馋嘴一副。回去的日子,轻松无忧,会会朋友,聊聊近况,海吃一番。不经意间,感叹一些朋友的生活热情。在那里,有这样,那样生活的人,有时会抱怨活得不够自由,不够洒脱。我却想,这是一种多元的魅力。在那里,如果你能想,或许并不会寂寞,并不会一成不变。有些说不出的东西,一直在深深吸引我。再用1年的时间回到她身边,我确信自己会有所变化,些许间有些怦然。诡异的是,自己也有点小思念这里的生活。奥妙就在于“自我”两字上吧!

        身着脚躺在小屋里,摆弄着老爸烧的热水带,像67年前一样。我还是那个青春期的高中生,不论过了多久,还是那个顽固坏脾气的小孩。2年半,或者更长就像是剪影,什么细节都没有。而在这里,我开始怀念一种久违的生活,甚至有畏惧遗失的胆怯。我,被夹在期间了,有些许困惑:可能在入睡前头一秒;不留意的瞬间

 

        我很满足,所以眉头才舒缓了。满足于在沮丧时,回到了港湾,等待新的起锚;满足于在质疑时,证实了一种选择。长长的松开一口气,再次回来。只希望,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他们也能过得愉快和满足。

 

        接着还是搬家。对它的满意度-9.5。当作一个新的开始:有可以看到星星的斜顶窗户,伸开睡觉的沙发 接着是什么?我不想知道。

 

        常常疑惑,生活里困扰的琐事竟这么恼人。不小心就被它侵蚀,丢失了微笑,丢失了自己, 这个时候还是勇敢的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