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还是要一如既往的感叹一番光阴如水。还未恍过神来,大半已过。
       每天的电脑工作一样的繁忙,没有做完的时候,除非偷闲。想想这才第一年,毕业的时候岂不要出人命。
       文章改来该去,要命的是每每发现问题。有时弄得一头雾水,接着拨云见日,再来又阴霾数日。期间能说不无乐趣,只是一晃9月过去,有点成形的也总是让人欣慰做罢的。同志仍需努力!
       至于周末,俺更不能亏待自己。
       上周末,好友来访,去酒吧晃了晃。周六上演一出烤箱BBQ戏,味道相当不错。周日一觉醒来,5人接着涮锅到下午3点,食到肚皮翻天,接着到南湖沙滩戏水,晒晒。太阳就跟着晃晃悠悠下山啦!
       周一去了S好友的毕业典礼。想想那时在公司实习的情形,一班大叔中,遇到这个年龄相仿的intern伙伴,聊聊聊,就成了很好的朋友。看上去腼腆的他终于在教授Dutch speech的最后被我听懂:荣誉毕业。难怪这小孩一招就被Gasunie签了。祝福他能高兴生活(撤远了点)!那天大概是相当好的日子吧,接着奔去北边不远小镇参加了另一个朋友的婚礼。算起来和他还是大学校友,以及现在的校友,荷兰语同学。他年长好几岁,因为爱,成了我的“师弟”,说来话长,却是个可爱的人。最愉快的还是遇见IVEM, 从那里走出来的自己变得和2年前很不一样了。看到了带着爱妻的Ton。他又在那拔着手指算IVEM里谁谁又当了grandpa:自己2个; 大AJ 3个,one on the way; Henk 2 个,结论就是grandpa party 天使 (笑晕!)还有谁能比刹他更可爱。
       ……就快周五
       跑到Leiden的LUMC听了Obesity讲座一天。颇有收获,从review到hormone影响的etiology,再到prevention。临床那么迅速,hightech的发展,也难怪lifestyle intervention在药物和手术面前显得那么没有说服力。不过俺始终觉得治疗是二选,所谓“治标不治本”大笑。先支持,爱戴一番自己的研究。可惜在最后一个C大教授答谢学术演讲时,神思恍惚,坐立不安。他算是很牛X的,做的相当出色。就当我浅陋,实在对genetic 到了呵欠连天的地步,shame on myself。
      回到Amsterdam,和扎在此逍遥生活的好友晃到荣记,来个烧鸭鸡双拼饭,价廉物美。一向好烤鸭,从没发现这么好,2天过去,还满口余味,咋就这么馋呢!自打出来2年10月,对G村的中餐敬而远之,一点盼头都没有。到了Adam先爱上了南记,那间脏脏,卡在唐人街上的香港大排档似的小店。人总是那么多,服务员大叔总是那么一副凶相,门口砍叉烧大叔总是看上去油淅淅…这回好像偏执上烧鸭啦!没整哪天,自己拖只生的回家研究一下。
      7:20涌到pathe看那部上映不过3天的SEX AND CITY, 售票小弟抱歉的说周五没学生特价,抵制住pathe unlimited的诱惑….最后和几乎满屋的女孩看了这部不错的电影。作为娱乐给9分,作为欣赏服装show也给9分,作为情节也比其他US商业片可看性强,毕竟upper class 此4女还代表者智慧,情感细节也比较有趣,睿智。可惜那日荷兰欧洲杯比赛,激动坏的不明男球迷,在射球后总冲到场里狂吼一下。扇情画面时,恨不得掐紧他的脖子。
      为了弥补,今天下午坐到办公桌前改PPT,娱乐归娱乐,正事还是要干的….
     
PS: 贴张SEX AND CITY 海报, 其中部分场面100%应该不会在国内放,R级未满17少年限制1280x1024_SATC_1   1280x1024_SATC_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