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穿海蓝的裙子,像小女孩似的在风中飞跑。也许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跑步的样子,上学的样子,但她蓝色的裙子确实像海水一样,在风中飘动。我在她身后说话,看她一步步走着,裙衣不知怎么在风中变成白色。我们在山间看见那片水了,是好几个人一起去的,石头在溪水中间交错,鱼躲在石头下,你对我说有人把你的鞋藏起来了。”— 顾城
        G的记忆似乎已经停留在那个想象的时刻,伴着他不灭的爱情和一种隐藏的怯懦。看多了那些各执一词的说法:蒙蔽自己的也好,痛心疾首的也好,淡淡一记的也好,回忆陌生人般的也好,还有谁能像他自己那样的说话?真实变得不再重要。从好奇,到忘了他自杀前该有的模样,随着他的回忆看到的只是一颗纤细而坚定的心。原本该是恨的文字,却在他那里依旧是难以掩饰的不能自拔的爱,爱的放纵,爱的使他可以忘却一切。他大概很难学会违心,懂得欺骗,他竟是那么真实,真的让人不寒而栗,也让人觉到一种洒脱和美丽。     

“我的欲望像满山的小树,无穷无尽伸着,渴望着,那么强。一枝一叶都含着果实的甜,含着到达以后那无穷无尽的生长。春天的蓝天啊,那么甜美,春天最新鲜的树叶都唤起那愿望;鸟在天上的鸣叫,啾啾啁啁都唤起那愿望;大地整个在生长,在生命中间唤醒它的愿望;那么甜美,又那么决绝。那些云,银色的海上一阵阵飘过去,真让人动心。我把石头一块块放好,在土地上,但愿望并没有停止。像树林里的河水一样流动,渴望和盲目的四季使我走向一个地方。我就是这样开始,像大地和春天,总有暗影。”

      我猜想他是那种在不经意会露出孩子般笑容和顽皮的人,那之下却什么隐藏都没有。也许不该如此包庇曾放下不可弥补错误的G,可他的情感纯粹到不能不让人折服。在那文字间流淌的是纯然的感受,丝毫不显得矫揉做作。有时也很惊讶,怎能那么强烈的感到。 

“如果我再见了英儿,她再跟我说这些话,我知道我会愉快的,我的心会变得干净温暖,但是一切结果是不可避免的,但那是多么好的结果啊。”

仿佛一个执着的孩童,我相信他能在这“如果”中,变得干净温暖。他也是个偏执而自私的人吧!字字句句都是那么的自我,那么充置着让人坚信不疑的爱恋,爱的专一也好,爱的充满了诱惑也好,能想象雷含着泪绝望的和他合著《英儿》的情形。他是那么聪明,不在乎现世,却时时在乎着自己的心,时时对自己的感情清楚地洞察着。

“你们是我的妻子,我爱你们,现在依旧如此…..”

“你们真好,像夜深深的花束,一点也看不见后边的树枝”

“我们之间本来有一个梦想,一些模糊的渴望。但是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的身体和欲望是如此的吻合。她的轻巧给了我一种放肆的可能,一种男性的力量的炫耀,这是我在你面前无法做的,你的无言的轻视,使我被羞愧和尊敬所节制。”

       时时感叹会藏匿在内心深处的一种作祟,不需要任何理由,一种感受,不能遮拦。G纵然纯粹,他是不是有点高估生活所能给予他的满足。死亡保持了他的纯粹,过多的“奢望”和“要求”,以及那构想中的拥有,引致了他的终止。  我很赞赏G和他一样以自杀结束自己的YK的才华。但有什么理由不去热爱生活本身呢!他们曾描绘的点滴之美,不也随着他们自己的离去而被否定了。是难以抗拒的恐惧和怯懦? “天哪,有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真好极了。这个时候,我知道我谁也不恨,一点都不恨。” 

 20050728100559218 20050806195936529  20050807123237633  xiehua
(from Gucheng
 
给《英儿》,去的,留的
读者lee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