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Ton Koopman 和他的ABO应该是从马友友的Simple Baroque那张album。以为他大概会和别的指挥家一样严肃而有距离感。个子不大的他出场时却是带着一种额外的欢愉跳进来的, 花花的胡须很像Saint,笑容使镜框后的眼睛眯成了缝。表演中的他,指尖在管风琴上轻快跳跃,那瞬间似乎窥见了他活泼的个性。指挥中的他,不是那种凌人气势,而是一种合作的引导, 祥和而激情。曲终,他每每按照礼节谢幕两次。再次进场的时候,总能感到他带来的明亮和活泼。

        当观众用不停歇的掌声邀请他再次出场时,他俏皮的致谢三次,每每又再度退场, 再进场。跳到团员身边握手表示致谢或者一种礼貌的邀请。没有语言,他从小提琴手走到小号手,优雅而诚恳的握手,“看,他们在邀请,我们再来一曲吧!”,他的手势这么说着!团员一一坐下,Ton用亲切的荷兰口音英文 (德文),解说加奏的曲目,很短。我几乎听不明白,却笑了。加奏一曲终,观众再次邀请,他又开始了他谢幕的俏皮和温文尔雅。邻座的女士和我不约而同的笑了, 掌声却没有停止。“He has very nice character!”这是我们这两个陌生人达成的共识。

    他不需要言语,生动的个性已经显露,举手投足间。而他也叫做Ton

 

http://www.tonkoopman.nl/

 

(有趣的是,有的人一张嘴就让人难以觉得suffering,所以人和人总是有差别的, 深有感触!给在HK遇见的台上的To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