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上,静静的,很久以来第一次,静静的听着他们摇摆和清冽声音。我不禁开始遐想起一种久违的情怀:一直想在这个外面小小的家里,拥有自己的一个音箱。睡前,躺在床上,听着自己最爱的音乐,有些感动,有些陶醉,有些昏沉,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刻啊。自己一直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拖延自己这个小小的心愿。有收入时可以这样,可以那样,而没满足自己这个小小心愿。现在,却在咂摸“有个音箱,该是多好啊!”。也许就是现在,才又真正从心底里听到了旋律。它们是可以那么流畅,那么悠扬,又那么静谧。
        需求就是这样随着自己的心情摇摆不定。追求那样的时候,世界好像因它而旋转;回过神的时候,它却显得没有丝毫价值。那么,我在这条路上到底追到了什么!
        昨天伴着M,送走了她5年的时光,迎来了一个新的title。别人围着她鼓励祝贺着,她却有点沮丧。我告诉她,那个moment是给别人看的,这一路上的得失却不是1个小时的祝贺,加上party可以盖过的。我有着一样的感受,或许原因不一样。希望这个在最低落时一起度过的同事,好友能克服她的为难,真正迎接新的开始。而,下一个也将是我。此时的自己静谧的就像他们的歌声。突然能再次感受到很多,那些因为追求,不满引来的苦恼似乎都渐渐遣散了。我也真正在行为上为新的开始做着各种准备和尝试。它在哪里,我却还在寻找。我可以有借口担心这样,担心那样。就是那个晚上,我感到了另一条平行线。

(Lee 在最后冲刺的日子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