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吃到Rhubarb美食应该是在巴黎。5、6年前和L第一次去巴黎旅游,两人住在十几区的青年旅馆,为了省钱几乎日日自己准备晚餐。那时和地道的美食大概是没什么缘分的。后来L要看太多的艺术博物馆,我自己就上Montmartre自己溜达。周日从圣心教堂(Basilique du Sacré-Coeur) 听完礼拜后,沿着弯弯曲曲的街道下山,穿梭在老式的建筑间。大概因为是那一年最后一天的缘故,避开狭窄的街道,一间间商铺挤满了为新年大餐在购物的巴黎人。鲜活的海鲜,香喷喷的烘培房,挂满了各式鲜肉香肠的肉店,那时一个毫无干系的穷学生的我,心中却洋溢起一股温暖,为这股浓浓的生活气息而感染。Rhubarb quiche就是在其中一间香香的烘培房中给自己解馋的美点。那时更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入口后有种特别的酸甜,加上咸香的奶味,自己傻傻的就快融化了。过了很久的后来,自己才知道那是Rhubarb特有的味道。

再一次是在PJ和H的夫妻档晚餐中最后享用的Rhubard甜点。Rhubard煮的很软,一丝丝的,配上蓝莓和cream。它的味道真的很特别,煮得软软的,又有丝丝的纤维,漂亮的朱红色。

自己咂摸着想拿它再整出点什么来,就那口感。不知道怎的就遇到了这个Rhubarb crumble, 加上姜汁(ginger),这么特别。上面一层butter crumble带来的脆脆香气,再来一勺腻滑的酸奶。(Rhubarb crumble and Photos by Leee)

    

P.S. an alternative recipe: Rhubarb crumble without using ginger but por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