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食物我一点也不挑剔,尽量没味精,少油,够新鲜。嗯,这样就够麻烦了吧!所以自己变得越来越难以被dining out取悦。以其就这么吃一顿,我宁可去麦当劳干脆就吃袋炸薯条沾番茄酱,来几块麦乐鸡沾甜辣酱,再来个鸡腿汉堡,可乐就免了,高兴的时候加个甜筒也不错。所谓的健康,和快餐或者非快餐有时关联并不大。图个简单好口感,又何必去伪餐馆呢,有模有样,不过把食物换了个摆法。因此,我虽然爱极食物,囤在家里却少dining out。更多的时候,也变成一种会会朋友,改改环境,看看气氛,探探新的机会。时不时也被小小惊艳一下。

– 北京鸭                           我承认说喜欢Amsterdam 唐人街上一间老式中餐馆的烤鸭,并不是因为它做的好。根本是因为我就喜欢烤鸭,而哪里有能找到美味的,将就咯。最美的鸭,还是全聚德的鸭。离开北京很多年,想到鸭,还数她家的鸭。是不是中了老字号的套,我不知道,就知道那鸭子肥而不腻,皮脆馨香。有机会停留北京,最想的就是有机会能吃一次。去年发生太多预料不到的事故,飞来飞去,没能有机会。前年路过时,没有定,前门的自然是爆满。今年1月在北京短短2天的停留, 被北京叫人抓狂的交通折磨一天后,好友LZ待我了一餐美味的全聚德烤鸭,通州的分店。虽不是前门的老店,那鸭子还是烤的一样叫人流连。第一道竟是脆香的鸭皮和脂肪,粘着白糖吃。丝毫没有油腻的感觉,陪着白糖,丝丝甜,倒是极好的尝出了鸭皮的味。http://www.qmquanjude.com.cn/index.aspx (前门全聚德)

– 昆明的明治屋                 有趣的是我似乎在去明治屋以前从来没有在国内吃过真正的日本菜,如果快餐吉野家不算的话。一直又僵持不想随便一试。中学好友L推荐说小小的那家明治屋似乎味道比较纯正。因为L 的妈妈做日文翻译,也有很多在昆明的日本朋友,很懂和日本有关的各项。我自然很想一试。父亲病后,希望能保证他每天能吃到及健康的食物,我们都尽量避免dining out。生冷为主的日式,更是大忌。碰巧朋友G同学从荷兰到昆明旅游,地主之谊,我也免不了带他游山吃城。G同学非常让人愉快的地方就是,居然能接受各种口味,在荷兰小孩中是非常少见的,应该和他在各地生活过有很大关系吧。不论怎样,这次我们的旅行真的吃到暴,就一个“爽”。

民治屋就是吃到胃快崩溃时,来的小小替换。踏进这件装饰精巧的日式菜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日本流行音乐一遍一遍唱响。让我觉得回到青涩的中学时代,那是为日本漫画,文学,文化而痴迷。下课回家,听到夜里的就是相同的音乐。显然,明治屋的怀旧气氛让我从一开始就着迷了。在她小小的餐桌前,翻开丰盛让人垂涎的菜谱,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惊喜。接着,美食盛宴就此开始:刺身,生鱼片,烤鳗鱼饭,酱汤,乌冬面, 韩式泡菜拌饭……我愁苦的时刻又到来了,因为都太美味,不知道吃那个好!

  

  

平民的盛宴:香港的大排档            许久许久之前就想整理在Hong Kong的那段饮食经历。在香港也许能找到世界各地极好,极正宗的口味:法国菜,意大利菜,西班牙菜,日本菜,广东菜,潮州菜……在那里生活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我常常光顾的是最最普通的大排档:煲仔饭,烧腊饭,烧鸭饭,鱼丸粉,水饺面,胡椒猪骨汤,潮州卤水,点心,鸳鸯奶茶,姜汁撞奶,双皮奶,榴莲班戳…..光顾的频率似乎是4-5次/周,因为住的地方厨房连明火都没有。上环,中环,湾仔,常州岛,大路面,小巷里,脏的,干净的,有的去过不下十几次,因为方便,因为便宜,因为味道美,什么原因都有。

上环的坤记煲仔店是离家及近的一间,名声也很不错的样子,试试就知道,这家的煲仔实在不赖。腊味煲仔饭是经典,烧得热乎乎,吱吱作响的煲仔中盛着烧得恰到好处的粘粘米饭,烧腊油渍到煲底烧出香香的一层漂亮锅巴。吃之前,缓缓淋上甜酱油,搅拌几下,将整个煲仔的味蕾再次提升。豆鼓排骨,腊味滑鸡,咸鱼煲仔饭也是极好的选择。用陶制作的煲仔做米饭,应该是最最地道吧!火候,水量,米质,油量,时间都是缺一不可的。虽然这几乎是烹饪里被唠叨了最多的元素,做好地道的煲仔饭,似乎是个很大的挑战。在我看来,烧好地道的中国菜绝对是业余烹饪爱好者的极大挑战。我时常也望而却步。

 to be continued

(all photos by Lee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