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记起10岁、11岁的自己读《傲慢与偏见》时的情形。

还是小学生的自己无论和心智,还是外形上都不搭调。早早就将小姨在中学时代曾躲在被褥里看的台湾言情小说看了个遍。不知道什么缘故,偏偏不好花功夫学语文。大概那时对死板和模式化的课本内容丝毫不感兴趣,却四处找东西来读。年龄小小的自己,却是读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文字。后来竟厌了言情小说,那时自己不过十一、二岁。这也就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十几岁后的自己常常抱着少年老成的小说在看,周围同龄女孩却为都市言情醉生梦死。

追溯起来,似乎是那个夏天。照例,在退休后住在乡村的外公家过一整个暑假。看腻了小姨的言情。有时百无聊赖,常常和稍大的亲戚或更小的表兄妹们溜到最近的镇上,那里至少有集市商店。此时,闭上眼睛,浮现出十几年前那个小小街景:虽然是九十年代,偏远的小镇居民还有周遭的村民应该还像是70年代末,80代的样子吧;不大的集市,繁忙的时候都是自由买卖的农民;你可以找到任何和农作有关的东西,手工制作的格式生活用具,应有尽有;商店小小的店面里挂着花花绿绿,对我这个城里来的小孩而言,有点土气的衣服……那个情景,你在现在的哪能找到?对我而言,那个场景,是一种不可替代的记忆。自己成长中的很多第一次,很多转折,很多最最纯质的,美好的体验,都是不可替代的。

我甚至还依稀记得市集那家书店的模样,稀稀落落的书置在硕大的店里。那时应该是要推广乡村教育吧,给了这么大的门面。我一个人溜溜达达,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淘着可看的书。就是那次,用零花钱给自己买了《傲慢与偏见》。我人生里第一本文学小说。

我还记得,坐在外公家坎台上不分早午,时时刻刻,畅快淋漓的读着它。那个年龄的我,第一次读到这么鲜活,个性迥异的角色。紧凑的故事,起伏有趣。爱情变得复杂,自嘲变得睿智。它为我开启了另一扇门。

常常能再记起第一次读那本书时,那一刻的感受。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丝毫没有退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