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Children

Your children are not your children.
They are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Life’s longing for itself.
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
And though they are with you yet they belong not to you.

You may give them your love but not your thoughts,
For they have their own thoughts.
You may house their bodies but not their souls,
For their souls dwell in the house of tomorrow,
which you cannot visit, not even in your dreams.
You may strive to be like them,
but seek not to make them like you.
For life goes not backward nor tarries with yesterday.

You are the bows from which your children
as living arrows are sent forth.
The archer sees the mark upon the path of the infinite,
and He bends you with His might
that His arrows may go swift and far.
Let your bending in the archer’s hand be for gladness;
For even as He loves the arrow that flies,
so He loves also the bow that is stable.

– Kahlil Gibran

Gibran诗是我最想要给很多中国式的父母的。读懂了,两代人的关系或许不会再那么可悲。“可悲”这个词虽不是想用,却或许是准确的。活在两个不同的时空,时常是种仅有的血缘牵挂,或者有时可以变成一种喜好没有尊重的控制,而少了许多许多真的情感的连接和交流,只觉得痛不欲生。

将要成为母亲的自己越发深深体会到这种分歧,还有成长中家庭可以给的如此巨大的负面影响,哪怕过了十年二十年。每每千里迢迢赶回家中探望父母,父母在交流想法上却只让你更多的觉得自己是欠债的罪人,用尽一生都还不完。作为子女就该奔劳,回到他们觉得安心的地方,在那里眼巴巴等着你。可是但你回到那个熟悉的屋檐下,中国式的父母很可能不会珍惜那来之不易的相处的一分一秒。宁可用来无休止的埋怨,为什么不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因为这样一定只会对你好。哪怕一次他们都不会对你的生活真的产生兴趣,哪怕一次都不会好奇想看看你的生活真的是不是很有趣很精彩。当你兴致勃勃的讲着自己的见闻和感受,他们更喜欢泼上冷水,或者没听完就调开话题, 或者嘲讽的说哪有什么好,生活还是这样好。当你拼命奋斗追逐自己的梦想时,他们说何必这么辛苦,安安稳稳难道不好?哪怕是做着让你要死不活的工作。 谁谁又怎样怎样,为什么不抓紧时间结婚育子像别人一样,这样那样,永无休止。不论原本是什么样的人,中国式的父母脑里只有一种道德模式,只有一种生活方式。你做不到,哪怕你对自己的人生有再多满意, 成就了再多,你也不如旁边什么不知却牵个娃的人有资本,你就是个失败的人。殊不知结婚育子的真意义在哪,责任在哪。听上去神一样的逻辑,你却不允许反驳,否则变本加厉,指责你骄傲,出去走了几年看不起人….在病床前,三十几岁的自己被和邻座用这神般逻辑的相比,被用仄仄口气鄙夷时。中国式的父母不会觉得你作为一个人是有自己的尊严的,哪怕不再是孩子,父母也是有绝对的权势控制羞辱你。那一刻,离开家14-5年的自己,最终确定那里不会再是自己心回去的地方。中国式的父母很多时候不会察觉也不会在意,这样的变化和决心。质疑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其实只有陌生的可怕的折磨和痛苦……我只觉得自己不再是在看小说中国式的乡村小说,因为中国式的生活就是如此,那一辈,这一辈。这样的模式,不是一年两年,而是5年10年,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有时,以为自己在成长中已克服忘却长久来的亲情折磨捆绑。当快要成为妈妈时,我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和孩子的关系。奇怪的是,在心中充满爱和反思,在一步步建立和孩子的关系时,自己却不断间离自己和中国式父母中毒关系。自己长期无法斩断如此关系,因为是中国式父母冷暴力下长大的,内心有一种折磨至久却挥不去的责任和愧疚。当自己被其推到人生的崖边,想到5年前随意挥霍践踏自己生命酗酒驾车过世的,看着朋友经历死亡却极度珍爱活着的点点滴滴这个过程,中国式的父母却因为老病天天埋怨呻吟,想要以此将你绑作人生的依靠,却丝毫不顾及你的真实感受。工作中起起伏伏,失落和彷徨。几个月前的自己终于在马不停蹄很多年,力量满满很多年后,终于被击败,被中国式父母亲情折磨几乎彻底击败。而现在唯一的自救方式就是,下决心间离这种中毒的关系,重新找回自己和十几年前散碎的心理,希望自己能做好父母。我始终还是我,选择从那个自己成长的家最终逃离,心中虽然充满悲伤,却是体会到了欣慰的自由。我的逃离,让我心中可以保持有更多的梦,让我觉得是活着的,让我可以在一次次挫败后依然不气不馁,让我在受死亡折磨的友人身上看到的是对生活深深的爱和眷恋。

这诗,我不指望中国式的父母能读,却是给自己读的,作为曾经的孩子,从幼年挣扎到成年的自己,也更给很快成为母亲的自己。

Advertisements